提倡节俭为教会当务之急

2017-02-22 10:38:25 | 作者:文/一凡 图/杨宝林 | 来源:《信德报》2017年1月22日,4期(总第708期)

    “你们贫穷的是有福的,因为天主的国是你们的。”(路6:20)
    提笔写这篇文章,内心多少有些忐忑。静思反省,忐忑的原因有二。其一,写这东西仿佛是反时代潮流的。在人人都寻求更娇美的面容、更温暖的衣服、更香醇的美酒、更精细的食物、更新颖的科技、更炫耀的装饰的时代,甚至教会机构与个人都深陷这些渴望与寻求中时,提出“节俭”两个字,不是有些反其道而行之吗?人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其二,“节俭”二字,其实自己做得也不是很好。吃穿住行,很多时候自己并不是十分在意,常常呈无节制的状态。节俭节俭,没有节制,不可能俭省。那为什么还是要写?原因也有二。其一,为明心。当反省的时候,逐步发现个人生活中所存在的问题,就当作一次自省的机会吧。其二,为宣道。常常与几位同道探讨与思索,有了钱,有了权,有了人际关系,不是更好做事吗?不是为传福音也有益吗?一些人这样的做事与福传,不是也卓有成效吗?为什么一定要去宣讲贫穷与节俭?为什么一定不能拥有这些人性本来都渴望的生活呢?这慢慢成为了我的一个问题。经过思索、探究,最后在祈祷中才完全明白,贫穷是基督的道路,是“The Way”——那条道路,那条通往永生的道路。心中也才恍悟与释然。既然明白了,就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二。

    偶然的机会,我参与一次圣堂的活动,礼仪庆祝本身很隆重,教友们十分虔诚,我很感动。弥撒结束了,我就不单单是感动,而是震惊了。屋子内外,近五十张桌子,所有参与礼仪的人轮流用餐,全部都是十几个菜,外加烟酒和饮料。后来询问本堂神父,粗略一算,那天准备的酒菜应该大约二百桌。再加上鞭炮、装饰,花费五万绝对有了。弥撒前,看圣堂建筑的捐献,很多都是每户一千两千,三千五千捐助的,庆祝当天,建筑欠债还有几十万。回程的路上,大家都在谈论着这隆重的庆祝,我却在思索,这钱都是怎么来的?这钱都是怎么花的?
    无独有偶,常会听教友们提起,某神父买了多少钱的好车,某神父的手机已经是换了第几个;修士们也会议论,什么地方多么有钱,招待几个外来客人,一顿饭花费了几千块;本堂之间相互询问,你庆祝的时候请了多少乐队,用的什么酒,买的什么礼品;教友们之间相互探听,某人家里有事的时候,某人给了多少礼钱,为什么?因为这个能多不能少,能涨不能落。
    曾几何时,那个依赖捐助,向所有可能渠道求援的中国教会,什么时候变得仿佛一夜之间富裕了,有钱了,仿佛不在乎那几万块钱了。一次在香港学习,负责学习的人和我们分享:有时候你们求助,我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你们求援说缺这少那,条件多么艰苦,可我们发现来学习的人,特别神职,多数都是用几千块的苹果手机,而我们多数人用的却是一千多的小米和华为。一位神父一次买了三个最新的苹果手机,一个给自己,两个带给别人;另一位神父询问,哪里能买到最新最好的某款电脑。还有一次,一个负责批准项目的神父直言:看你们神父都在用二十多万的车,我不知道怎么批准你们三五万的活动求助。你们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啊!
    可能说到这些有点儿激动了,但我想,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我们可以提出来。说这些,不是为了批评和发泄,更多是想让主内的兄弟姐妹看一看现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也为能更好地说出我心中想说的一句话,特别是教区的负责人、堂区的本堂和会长:提倡节俭是教会当务之急。
    “基督在贫穷与迫害之下,完成了救赎的工程,教会也奉命走向同样的道路,为把救赎的成果贡献给人类。”(教会宪章8)贫穷与谦卑,是救恩不变的道路,也是唯一的道路。当偏离了这条道路,我们所失去的,不单单是众教友赤诚奉献的心,更是远离了救恩的道路。有些人可能不以为然,认为稍微享受一点儿没有什么。可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都知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开始了享受,想要节俭,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悔改的精神啊!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经过我,谁也不能到父那里去。”(若14:6)他又说:“谁若愿意跟随我,该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我。”(玛16:24)我想,十字架,在耶稣的那个时代,绝对不是富贵、权力、荣耀和享受的代名词,而是相反的。现任教宗在2014年的四旬期文告中也明确地表达:“天主的富裕不是藉着我们的富有来传递,而是永远只能透过我们个人及团体的贫穷来传递,并因着基督的圣神而生气蓬勃。”当然,我们不能把这里的“贫穷”简单的等同于物质的贫穷或节俭,它更富有谦卑的意义。但在所有追求更新、更大、更好、更舒适、更热闹的庆祝或生活中,我们很难看到谦卑的影子,更没有所谓的节俭,也就谈不上“基督的贫穷”。于是,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生活与体现的到底是谁,是我们的想法和意愿,是人性的追求和向往,还是真的是基督自己所生活出的所愿意和向往的生活?所以,我们教会不单单应该提倡节俭,未来数年内,提倡节俭应成为教会的当务之急。
    到这里,读者不要以为我是反对教会的庆祝与美好的生活的。相反,我是支持庆祝的,也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庆祝的能力就是喜乐的能力,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希望,喜乐与希望都是信德的表征。而有血有肉的我们,庆祝又离不开美丽的装饰、充足的食物和欢乐的音乐。这里,请注意我所选的词语:节俭。节俭的意思是俭省、有节制。与之相反的是挥霍、铺张和浪费。浪费是不珍惜,不充分利用,不必要的废弃;挥霍则是没有节制的使用;铺张是只追求形式上的好看,过分的讲究排场。在我们的庆祝或生活中,只要我们努力学习掌握装饰、食物与音乐使用的度,又能不断发掘并活出信仰中深层的意义,我们的庆祝与生活才会逐步走向圆满。耶稣来,也不是为让我们每天愁眉苦脸地生活,相反,他许诺我们:“为使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内,使你们的喜乐圆满无缺。”(若15:11)只是我们所寻求和活出的这份喜乐,如果不是用基督的方式,又如何展现基督的价值,又如何能活出一个基督徒或教会的意义与标记,又如何能达至耶稣所许诺的“圆满无缺”呢?随着社会的变革,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物质拥有越来越多,节俭的提倡,无论在教会团体生活还是教友私人生活,都成为刻不容缓的。没有节制,没有贫穷精神的宣传与提倡,随着人性的欲望而去发展,结果是不堪设想的。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个心中的疑问:我们有,我们挣来了,难道我们不能任意享用吗?我想,享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是非常甜美的,这也是天主给人辛劳的赏报。但,绝对不是随意或任性的。创世纪的神学再明晰不过,人不是世界的根源和所有者,人只是管理者。当我们开始有任意享用的思想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以个人财物的所有者自居,这是侵夺了天主的所有权,是骄傲作祟,是和当初原祖父母所犯的罪相同的。事情可能没有那么明显,但道理是相同的。如果是教会团体的庆祝,教友捐献的钱物,我们不是更该好好思考如何更好地使用这因着爱心而奉献的一切吗?

    其次,我们应更加寻求内在与深层的庆祝和生活意义。“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道德经第12章),古人几千年前都深明的道理,我们随从福音价值与意义的人反而不能明了,我们怎么能将福音带给我们身边的人呢?耶稣不是清晰地教导我们:“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他的义德”(玛6:33)吗?教会的庆祝,无论圣堂、晋铎、接待同道友好,让我们聚集一起的是天主;礼仪庆祝之所以称为礼仪,首先是因为召集我们的是天主。在筹备庆祝的时候,我们总是应该多去设想和构思,如何让天主在一切上成为最重要的、最突出的。我们的信仰与生活本身,很多时候的分离,体现在教会作为一个团体的庆祝上。礼仪后,仿佛和天主有关的一切都已经完成了,可以尽情地吃喝享受了。这样的庆祝,和那些进堂祈祷热诚,出堂后却丝毫不改变的人,有什么样的区别?
    有位神父分享,有一次参加教会的学习,每天中午几乎都是茄子汤或冬瓜汤,但他却吃得很香很美。他自己也说,绝对不是那茄子汤或冬瓜汤多么好吃,而是听了好的道理,做了好的祈祷,心与灵都舒畅愉悦了,吃什么都不那么重要了。世界可以带给我们欢乐与愉悦,但失去了信仰的深度与意义,所有的庆祝与生活都是不足的;与信仰带给人的满足与喜乐相比,世界带给人的是短暂和苍白的。缺少了信仰的深度,都不会圆满。有一次参与一个堂区的庆祝,因为邀请的乐队过多,弥撒中间的乐队感觉已经不是在光荣天主和配合礼仪了,而是展示乐队的能力了,奉献结束,主礼继续礼仪的时候,乐队的声音盖过了礼仪的声音,那场面怎一个乱字了得啊!
    教会提倡节俭,神职人员首当其冲。众所周知,与修会会士或修女不同,教区司铎没有神贫愿,所以可以拥有个人的财物。不过,教会的训导并没有说,教区司铎可以任意支配或使用自己所有的,第一,它强调为维持生活足够的生活费用;其次,它不断重复提出“自愿的贫穷”。(天主教法典282,司铎职务与生活法令17)有些人可能以为既然是“自愿”的,那我愿意,就过贫穷的生活,我不愿意就不过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从教会文献所看到的“自愿的贫穷”是非常吊诡的。从法律上来说,教区司铎过的不是福音劝谕的三愿生活,但从灵修的层面来说,教区司铎和修会会士所应度的生活是没有太多区别的。在接受执事和司铎品位时,回答主礼的几个“我愿意”不是已经一次而决定性地做了选择吗?执事的“肖似基督”,司铎的“与主亲密结合”,不是已经在那一刻就选择了这唯一的道路——耶稣的贫穷与谦卑的生活吗?怎么许诺了,就又忘记了呢?神职人员所选择的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生活,一种肖似基督,活出基督,用整个的生命带给世界基督的生活。所以,神职人员的榜样是非常重要的。圣保禄劝勉我们:享用此世者,勿留恋于斯,因为世态易逝。
    文章的标题,我用的是“提倡”一词,因为我知道,作为教会,不可能再颁布多少强制信友或神职个人生活的条文,那是违背时代与教会精神的。但那不是说,教会不可以提倡,不可以共同协商。涉及到教会团体生活与礼仪行为,教区的负责人还是有做出某些规定的权力,并提出相应要求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做呢?几年前,一位青年询问我:我是否既可以享用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又能获得天堂呢?注视着他,我回答道:就我所知的,没有;但是,你可以去尝试和体验。前一段时间,在一次弥撒后看到了他,未婚的他,已经参加了当地的男教友团体组织。他也抱怨早上祈祷太早,太长,教堂需要做的服务太多,但他仍然在每周参与祈祷与聚会。他告诉我,他感觉到自己需要,这样做感觉很充实。那么,我们是否也感觉到了回归贫穷、提倡节俭的需要呢?不回归,我们又怎么能体验并宣讲基督福音的那份美好呢?愿彼此共勉!

关键词: 教会 节俭 信德 

上一篇: 不忘初心,不负使命,砥砺前行

下一篇: 面对现实,增强互信,合作发展

延伸阅读:

教宗天皇后喜乐经:教会的首项使命是慈悲和宽恕

教你取舍网上教会讯息

犹太人和各基督教会今年同日过节,圣地的复活节蒙受三重祝福

柬埔寨教会将於复活节增添300名新教友

学者之声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