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旬期第五主日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

2017-03-31 15:18:36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读经一:则37:12-14
答唱咏:咏130:1-2, 3-4, 5-6, 7-8
读经二:罗8:8-11
福 音:若11:1-45
致候词
   你是基督徒,但你相信肉身的复活吗?按照调查,竟然有不少基督徒不相信肉身的复活,肉身的复活正是基督徒的核心信仰!今天的礼仪就是要透过耶稣复活拉匝禄的故事 而向我们强调出我们信仰的核心,这复活不只指向耶稣的复活,也指向我们的复活。我们复活生命起始于我们所领受的圣洗圣事并透过圣体圣事不断地滋养和成长这生命,直到我们的死亡,进入永恒的生命当中,并等待在新天新地中肉身的复活。耶稣今天就要问我们仿相信这信仰吗?我们要回答他:主!我信。
忏悔礼
   当我们因罪使我们因领冼而开始的复活生命受到创伤时,我们就是阻碍永恒的生命在我们内成长,现在就请我们呼求生命之主的宽夏恕。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四旬期第五主日
庆祝奥迹
   甲年所采用的这段福音是为配合举行第3次的候洗者考核礼,福音的主题是肉身的复活,这福音为我们的圣洗礼仪传递了美妙的复活讯息,以及股现出洗礼的向度。在福音中,我们看到玛尔大对耶稣的大信德而这信德成就了拉匝禄的复活。是的对耶稣的信德可以带来生命,新的生命,永恒的生命,因为耶稣就是死亡和生命的主宰。祂借着复活拉匝禄,复活他回归生命而克服死亡,表明祂不仅是死亡的征服者,同时也战胜因死亡而来的罪恶。这就是我们在洗匝此一信德的圣m中所领受的恩宠。
   耶稣该玛利亚和玛尔大两姊妹的兄弟拉匝禄死而复活(若十一1-45),在这大家所熟悉的故事里,有两个突出的情节一个是耶稣和玛尔大的对话,另一个足耶稣在拉匝禄坟墓前的心神感伤,当然,这故事的最高峰,就是拉匝禄的复活。
   本日福音在叙述了拉匝禄的复活后,记述当时在场的犹太观众的反应说:「许多来看玛利亚和玛尔大的犹太人,见了耶稣所做的,都信了祂。」但是,在《圣若望福音》的记载中,这故事这包含着一个重要的启示。教父圣奥思定独具慧眼,他看出了这个启示,他在耶稣与拉匝禄的对比中,为我们指出一个新的世界即将出现。是的,拉匝禄被复活的几天后,耶稣将被人处死,死后第3天复活,而就是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要给人类带来新的纪元,而拉匝禄的故事不过是这件的一侗预兆罢了。
   已经死了、被埋葬了4天的拉匝禄一听到耶稣的大声呼唤就从坟幕里出来。「手足缠着布条,脸上包着殓布」。圣奥思定在拉匝禄身上认出犯罪堕落的人类,而正如拉匝禄在坟墓里葬了4天,身上还缠着布条,人类也被4种罪像布条似地缠着。那4种罪过就是:亚当传给我们的原罪、我们各人自己所犯的相反自然法律的罪、相反梅瑟法律的罪,以及相反基督法律的罪。犯罪者的命运原是死亡,但是由死者中复活的耶稣却赐给人类新的生命,使人类脱离那4种罪过的束缚.从败部里复活。
   复活拉匝禄的故事是(新约)里最复杂的故事之一,它迢包含了另外一层更深的涵义。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威胁耶稣的死亡和召唤拉匝禄的生命,二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当耶稣向祂的门徒说:「拉匝禄死了。我倒很庆幸,我不在那里,这样可以使你们更相信我。现在我们到他那里去罢!」这时,多默就向其他的门徒说:『我们也去,跟老师一起死罢!』到拉匝禄那里去的意思是去犹大,而犹大这个地点正是那些要陷害耶稣的人正筹谋要杀死祂的地方,但这里同时也是一个耶稣复活拉匝禄使人进入生命的地方。因此,拉匝苏的复活变成了死亡和生命彼此相遇的事件。这正是整个四旬期也是整个福音所要传递的核心讯息从受苦和死亡当中去等系新的生命。
   另外在这篇福音中我们迢经验到了耶稣言语的权威和全能:「拉匝禄,出来!那人就出来了。」耶稣的话要为我们带来新生命所以深切地去认识、领悟这话是每位基督徒,同时也是每位渴望成为基督徒的慕道者的功课。这就是为什么在(成人入门圣事礼典)中,在对慕道者不同阶段的培育里,不管是透过教理讲授或是相配套的菌仪安排,圣经或福音是这么卓绝重要的。因此,渴望圣洗圣事的人,应当妥善地认识并经验基督本身和祂话语的权能。
祈祷经文
   因为在过去,这个主日被称为「苦难主日」,现在苦难主日专指下一个主日的「圣枝主日」,但是梵二的弥撒一开始仍然保留过去的「进堂咏」。因此这样咏唱着:「天主•求祢为我伸冤,驳斥亵圣的民族,救我脱离狡诈邪恶的歹徒,因为祢是我的天主,我的保障。」(咏四二1-2)这首进堂咏至少源自第8世纪的礼书中。
「集祷经」中,我们前瞻基督的苦难,并祈求天主让我们也能学习祂为爱而交付自己的仁爱模范;「上主,我的天主,你的圣子为爱世人,甘愿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求你助佑我们,在工作与日常生活中,也能师法祂的榜样,以实际行动显示出爱人的真情。」这阕祷词是梵二之后.按照西班牙传统礼仪中一阕古老的祷词重新编写而成的。其根源本是平安礼的一部份,经改写之后•整个祷文的基调已经指向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祭献。
「献礼经」中祈求,藉这祭献净化我们的信仰:「全能的天主•我们因你的启示和训诲,得到了信仰的真光,求你俯 允我们,借着举行的圣祭•心灵获得净化,并能为信仰作证。」源自第8世纪礼书中的第3次恳祷礼,其中的「训诲」一词原来是「初果」(指初步的教导),这两种用法前者指向那已接受信仰的信友们后者则是指向正初步学习信仰的候洗者。
「领主咏」譔我们再度回想起本主日福音中耶稣复活匝禄的事迹:「主说:凡活着而相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十一26)乃梵二之后的全新安排。
借着「领圣体后经」,我们祈祷天主让我们能在基督的体血当中,成为基督共融合一的肢体:「全能的天主,我们恭领了基督的圣体圣血,求你使我们常能作比的充满活力的肢体。」这阕祷词的原始版本出现在第6世纪的礼书中,是为使用在10月份为干早季节而作物歉收的祈祷中。在第7世纪时,这阕祷词就被移至四旬期第二周星期一的礼仪中。梵二后,才被移至本主日。。
礼仪行动
1. 如果愿意的话,可以遵照梵二前的惯例,在这一个过去称为「苦难主日」的「四旬期第五主日」上,就开始把教堂里的十字架和圣像蒙盖起来,但这不是必要的.也可以按照现在惯常的作法.在圣周四「主的晚餐」弥撒之后己才把教堂里的十字架和圣像蒙盖起来。蒙盖十字架,让我们一段时间看不到这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常常予以忽略的象征,常再度揭露时,更懂得珍惜,并在受难日对这救赎的伟大标记能有一更深刻、更彻底的领悟。
2. 主祭在致候词之后可以用下列类似的导言,导引信友们更深地进入信德的奥迹之中:「你是基督徒,但你相信肉身的复活吗?按照调查,竟然有不少基督徒不相信肉身的复活,肉身的复活正是基督徒的核心信仰!今天的礼仪就是要透过耶稣复活拉匝禄的故事 而向我们强调出我们信仰的核心,这复活不只指向耶稣的复活,也指向我们的复活。我们复活生命起始于我们所领受的圣洗圣事并透过圣体圣事不断地滋养和成长这生命,直到我们的死亡,进入永恒的生命当中,并等待在新天新地中肉身的复活。耶稣今天就要问我们仿相信这信仰吗?我们要回答他:主!我信。」
3. 主祭可以用下列类似的引言,来帮助信友们进入「忏悔礼」当中:「当我们因罪使我们因领冼而开始的复活生命受到创伤时,我们就是阻碍永恒的生命在我们内成长,现在就请我们呼求生命之主的宽夏恕。」
4. 弥撒取消「光荣颂J.
5. 弥撒或日课醴仪均取消「阿肋路亚」。
6. 本主日应在弥撒中为即将在复活守夜礼领受圣洗礼的候洗者举行第3次「恳祷礼」。如果堂区举行候洗者「恳祷礼」(考核礼),则应使用甲年福音「耶稣复活拉匝禄」,并在讲道后举行。「恳祷礼」是教会借着驱邪礼(求天主护佑)及祈祷帮助候洗者澄清思想,净化心灵,力敌诱惑,正心诚意,坚定志向,加强对基督的信赖,并努力学习敬爱天主。第3次恳祷礼的经文请见(成人入门型事礼典(一))页40-44。
7. 「信友祷词」的导言,主祭可运用本主日读经及福音的精神,以下列类似的话语来邀请会众提出意向:「上主慈悲为怀,」同时可用下列类似的祈祷文结束:「天主,祢的圣子就是复活、就是生命,祈求祢俯听我们的恳求,恢复我们的喜乐。以上所求是靠我们的主基督。」
8. 在「感恩经」开始之前,主祭可用下列类似的话语作为导言,引领信友们进入琢恩圣祭的顶峰经验当中:「现在就让我们参与耶稣向天主圣父的感恩祈祷以及祭献牺牲;祂是生命之主,也是我们复活的盼望。」可采用琢恩经第一、三式:或是「修好感恩经」第一,二式(请见主教团礼委会编译《感恩经祭典补篇》),但颂谢词应采四旬期专用颂谢词,配合甲年福音采「基督复活拉匝禄」颂谢词。
9. 堂匹事务报告时,要特别针对整个圣周的礼仪向教友们再接提醒及强调。
礼仪空阙与礼仪音乐
1. 不以花卉装饰祭台及其他礼仪空间。
2. 风琴或其他乐器只可用作伴奏歌唱。(《罗马弥撒经古总论》313)
一周礼仪
1. 整个四旬期平日弥撒的读经,均采自以色列救恩历史的重要片刻,直到耶稣时刻的到来。这些历史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灵心历史及生活旅程;随着这些历史的进展,我们也将亦步亦趋地同耶稣登上耶路撒冷,与祂一起出死入生。这周的平日弥撒透过读经,一步步向我们颢明•主耶稣藉祂的死亡拯救了我们,并且使我们合而为一。
2. 在第3次恳祷礼之后的周闾弥撒里,讲道后可为候洗者举行「授天主经」礼,将教会自起初视为祈祷总纲,是藉圣洗而成为天主子女的人所专用的〈天主经〉授与候洗者,使他们在以教友身分参加弥撒时,能和其他已受洗的信友们一起颂念。授与仪式请见《成人入门圣事礼典(一)》页49-51。
3. 4月11日(周五)「斋戒日」,这是我们地方教会四个特别祈祷日中的一个。今天守大、小斋,弥撒经文请见「主教团礼仪委员会」编辑的(斋戒日)。
礼仪须知
1. 本主日禁殡葬弥撒及其他弥撒。
2. 自「圣灰礼仪日」至「基督苦难主日」(圣枝主日)前的「四旬期平日」,,优先于「圣人纪念日」,因此,这期间的圣人纪念日只可按礼书指定的方式庆祝,(《日课总论》237~239;《罗马弥撒经台总论》355a)
3. 四旬期间,只有出于真正得要或牧灵效益,才可举行适合于该需要的「求恩弥撒」,但不得用于主日,圣灰礼仪日与圣周。(《罗马弥撒经包总论》374)
梁展熙《古经今读》四旬期第五主日
我必將我神賦於爾中,使爾得生命,又安於故土;
則爾知:我,YHWH,言出必行!
读经一:厄则克耳先知书 37:12-14
《厄则克耳先知书》简介(见Collins, 2004:353-55)
   厄则克耳与耶肋米亚乃同时代的人,不过厄氏比耶氏要年轻一点。厄氏,与耶氏一样,来自一个司祭家庭,很可能是耶路撒冷中某个属匝多克司祭传统的家庭。若此属实的话,他的社会地位则不低。此亦可见于他与别的社会显贵一起在主前五九七跟南国犹太王耶苛尼雅一同充军到巴比伦(见列下24:15)。在第一章中提到他看见「异像」(vision)时,他人已在巴比伦;而一般认为,这神视标志着他先知生涯的开始。按《厄》,此神视发生在「三十年四月五日」,又即「耶苛泥雅王充军后第五年四月五日」,因此有说那「三十年指的是厄氏的岁数。然则,他在充军塞外之时,已经成年(约廿五岁)。在他成为先知后,他的地位在被充军塞外的犹太人中变得举足轻重。例如,三不五时,「当我=[厄氏]坐在我屋内」时,就有「犹大的长老门坐在我面前」(8:1;又见14:1; 20:1)。
   结构方面,跟其他先知书比起来,《厄》更为工整。把《厄》分成上下两部分的,是第廿四章的结束,亦是耶路撒冷的灭亡。《厄》从开首至此,内容大部分都是审判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神谕。此上部分又一分为二:第一至十一章既由上主的光荣的神视开始(第一章),又由另一个上主的光荣的神视结束(第八至十一章)。上主的光荣离开耶城亦标志着此部分的结束;第十二至廿四章,则充满以较为长的、富文学色彩的比喻来写作的审判神谕,并以耶城灭亡结束。至于《厄》的下半部分,则先由一系列针对外邦的神谕所组成的首部分(第廿五至卅二章);最后,就是厄氏宣讲抚慰和复兴(第卅三至四十八章)。换言之,其次序就是:审判耶路撒冷X2、审判各外邦、抚慰耶路撒冷。
  《厄》的一大特色是常用日期句式,全书共见十五次,如:「三十年四月五日」(1:1)。时段由「耶苛泥雅王充军后[按:主前五九七年]第五年四月五日」(1:2)至「充军后第二十五年」(40:1)止,大多都是顺时叙事的。但在「针对外邦的神谕」中,情况则较为不稳定。举例:第廿九章开首是「[充军后]十年十月十二日」(29:1),但在第廿六章时已是「十一年十一月一日」(26:1)。更值得注意的是,29:17-21的神谕是在「二十七年一月一日」(即主前571/570;见29:17),此乃全书中最晚的日期。这段神谕其实是26:7-14的修订,因为后者虽预言拿步高会取下提洛,可是此预言并未兑现。而基于《厄》对日期的重视,学界推断《厄》与「司祭传统」(见「《五书》简介」之三)之间,不无关系。
  《厄》全书的结构甚为完整:以耶城被毁的神视开始,并以耶城重建的详细神视结束。虽然全书看似有个经深思熟虑而定下的结构,但这结构究竟是由厄氏亲自定下抑或是他徒弟后来修定,学界仍未有定案。尤值注意的是,  《厄》的希腊译本(其现存手抄本乃我们手上《厄》最古老的版本,在《死海古卷》中只有《厄》希伯来文本的残卷)较希伯来原文的版本短。虽然两者之间的差别只是在于个别章节中的增补句,但这至少告诉我们《厄确曾有所编修,而且为期不短。话虽如此,《厄》中大部分的「先知之言」(prophecy)都属充军时代初期。此外,当中一定数量的「预言」(prediction)并无兑现,(除上举之例以外,)如在29:8-12中预言拿步高会攻陷埃及,但事实上并不成功;又如书中提到波斯是提洛(27:10)和哥格(38:5)的盟友[按:两者本是巴比伦的藩属],但书中细节似乎既无明示亦无暗示波斯王居鲁士已攻克巴比伦。学界对《厄》的真实程度(authenticity;指内容有几多是来自厄氏本身)的疑惑,主要在于《厄》的结尾,尤其在四十至四十八章中有关耶城重建的颇长的神视。学界有此疑惑,某程度上是因为当中或多或少反映出被充军的以民在回国后却重夺圣殿控制权的权斗(尤见四十四章);当然,这亦有可能是后人更新了和加长了厄氏的先知之言。此外,在《厄》的第二部分,几乎没有任何与厄氏个人有关的句子或资料。
   厄氏与其他先知不同,他对司祭传统特别关心。他的思考模式亦类似《肋未纪》中的「成圣法典」(第十七至廿六章),他把道德律和仪式律混为一谈,而且他相当部分的先知之言都与「圣与俗、洁与不洁」有关。在性格上,厄氏跟耶肋米亚亦很相似:两人在各自的书中都是突出的人物;两人对充军的反应都跟同代的人有别。厄氏指出耶城的不洁乃其覆亡的主因。毁灭已临城下,悔改亦已无补于事了。厄氏的使命,就是要以色列子民在要面临的厄运中认出上主之手──这亦是何以「如此你们要知道我是上主」一句不断重复(如:13:9; 23:49; 24:24; 28:24; 29:16。按:《思高译「承认」;唯原文「yd‘」,本义「to know」)。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厄》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象征性行动,以及既生动逼真又古怪奇幻的神视。
「幽谷枯骨」(则37:1-14)
   今天礼仪的先知书选读(则37:12-14),仍是截段。上主的说话是从十一节起,至第十四节方止。此外,第一至十节与第十一至十四节之间,前者乃神视而后者则是该神视的诠释。由于无首哪有末,所以请大家先把整段「幽谷枯骨」(1-14节)读一遍。以第十一节上为转折点,前有神视,后有天主与以民间的争论。第十一节下则指出了上主要厄则克耳对以民说话的因由:以民无论是对他们的未来,抑或对天主,都丧失了一切希望。以民之所以需要救援,不单是因为他们被充军塞外,亦因为他们已意志消沉。
「幽谷枯骨」神谕(则37:11-14)
   第十一至十四节是上主说话的一整段落,以对厄则克耳先知的称谓──人子(ben-ʾādām)──开始,并以上主之名YHWH作结[按:在中文属格词组中,名词居属格形容词之后,如:上主的断语;唯在希伯来文中,属格形容词常居名词之后,即:nəʾum YHWH;《思高》译:上主的断语。顺带一提,「断语」一词,就字义解,可作断续之言;又查《汉语大词典》,断语泛指各种结论、定夺,唯各希伯来字典都认为此字当解「宣告、声言」(declaration, announcement;如HALOT:657);故余提议译「诰诏」更为恰妥]。
   此外,一方面,第十一节开首就是「祂对我说」[按:《思高》译「上主对我说」;唯原文确实是略去「上主」一词的:「yl;ae rm,aYOw:」,字义:祂说‧对我],又提到「这些骨头」,所以无疑是接续第一至十节。但另一方面,在第十二至十四节中,视觉的比喻起了变化。原本遍布幽谷的枯骨消失了,变成坟内埋葬的尸骸。不过,还有个重要原因令学者认为四节本属一体。在第十一节下中,上主复述了以民的三项控述:「我们的骨头干枯了,绝望了,我们都完了!」。然而,如下所述,在第十二至十三节和第十四节中,上主各以三个行动响应。因此,今天的读经可依次分成两部分。
   12節──為此,你要執行先知職份,你要對他們說:「吾主YHWH這樣說:看啊!我要親自打開你們的墳墓,我要從你們的墳墓中把你們領出來,我的百姓啊!我要領你們進入以色列之地。
13節──你們要知道我是YHWH[的時刻],[就是]在我打開你們的墳墓,把你們從墳墓中領出來的時候。我的百姓啊!
   [按:以上中譯是按照《舊約》的希伯來文本(Masoretic Text,《瑪素勒本》;cf. BHS);至於方括內者則是原文沒有而因應中文語法而加上的。藍色者則是與《思高》明顯相異之處,可對比參考。至於內文之經文引用,因時間所限,未能修譯,另有明示者除外。]
   上主的呼号──「看啊!」──马上使听众的注意力集中起来,祂然后许下三个诺言,以响应上节的三个哀鸣。第一,上主宣布,祂要打开以色列的坟墓。对于中上家庭来说,这行动是移开家族坟冢门口的石头。而对于大部分的黎民来说,这行动则是拨开或铲起墓地上的泥土。当然,这图像与在首十节中太阳底下白骨重生有别。但布洛克认为(Block, 1997:381),鉴于厄则克耳曾亲身经历战乱,开首十节的图像是刻意为他而设,让他对天主诺言的真实性更有信心。
   第二,上主宣布祂要把以色列从坟中领出来。先让我们回想一下,其实上主的首个许诺,并没有告知我们上主开坟的动机。对于仍在战乱中的人来说,开坟的目的多得很。可能是家族中其他人亦死了,因合葬的需要而重开坟墓,所谓「与祖先团聚」。若果当时某些《厄》读者是犬儒主义[指凡事猜疑他人别有用心的人]的话,的确可能会以为是为了盗墓或亵渎死者,毕竟这是古代常有之事。布洛克形容(382),也许某程度上,上主也是个盗墓者,而祂要得到的,是自己子民的遗骸。他亦提醒我们,这个许诺中的动词「heʿĕlâ」(把……领出来)是出谷纪中常用的关键词,而这亦把我们的焦点放在下个许诺上。
   此第三诺言就是,上主会把他们领进以色列之地──应许之地。诚如布洛克所指,在这诺言里,话中连坟墓的图像都一并消失,反而取用了出离埃及的用词,这些用词亦是厄氏的复兴神谕中常见的(20:42; 34:13; 36:24; 37:21),这亦是上主的真正目的。在原文中,其实「我的百姓啊!」一句的位置,就一般希伯来语句式来说,甚为怪异,因此某些释经者会将之删去。布洛克正确地指出了此举的错误(同上):这样做是强行剥夺了此两节中一个重要的思想。因为被充军的人之所以意志消沉,其实是因为他们以为随着主前五八六年的耶路撒冷覆灭之后,「神-国-土」(deity-nation-land)之间的关系已是永不可挽。可是,上主的藉此响应答应会复兴这三重关系。祂将领他们回来做祂的子民,并领他们回到他们代代相传的土地。
  14節──我要把我的神放在你們中,你們要活,我要使你們安憩在你們的土地上;你們要知道我、YHWH,言出,必行──YHWH誥詔。」
就内容而言,其实这段话大可终于第十三节;可是,这节是要把以色列听众的疑虑扫空而设的。布洛克认为(382),这节可分成两小部分,各由上主的行动和人的响应所构成。首先,上主重申祂在36:27所说过的,祂要把祂的神置于祂子民之中。这亦呼应在幽谷枯骨的神视中白骨得以重生的方式。而在领受了上主之神──生命的嘘气──之后,上主会把他们领回他们自己的土地。在下半节,上主重申祂在36:36所说过的:「dibbartî waʿāśîtî」=「我说了,我必行」,此句在于强调上主的话的效力。而上主亦是以色列的唯一希望。至于最后署名般的收句,则相当于中国古时皇上圣旨的结尾:钦此[钦:意即至高无上,指皇上本身;引申指皇上的旨意],本义:圣上旨意至此为止。毕竟,套用古代图像,如果上主像皇上的话,则先知们不也就像代传皇上圣旨的钦差吗?
巴克莱《厄则克耳》三七1-14(12-14)
   厄则克耳再度描述一个细戏剧性的异象向他的朋友传讲天主预言的信息。这个异象的日期,我们不得而知,由于那些被掳的朋友,都已体验到失败(11节),足可显示,这件事情一定是发生在耶路撒冷倾覆之后,当时他的那些朋友觉得,他们都好像死人一般,没有任何前途。正如他先前在异象中所得到的经验一样,厄则克耳感觉,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他所住的被掳之地,并被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安置在一个谷中。
   这个异象本身的环境和动作,都非常显著。谷中充满死人的骸骨,散布在沙漠的地面上;骸骨非常枯干,好像在阳光之下晒了好几个月一样。这是一种死亡的景象,正如一大群人在沙漠中迷路一般,由于缺乏食物和水分而死亡。当厄则克耳看见这个可怕的景象时,天主向他提出一个问题:「这些骸骨能复活么?」这位先知的回答,可以如此意译:「(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他们不能复活。」以后天主又向厄则克耳说,叫他去向那些骸骨有效地传讲。身为一个有经验的先知厄则克耳必然觉得,过去有很多次,他都是向死人传讲,但是从没有像这一次,非常富于戏剧性;而当他开始同骸骨宣讲天主话语的时候,结果也是同样的令人惊奇!他向骸骨传讲,宣告天主必使他们恢复生命,就在他开口的时候,便有一种不和谐的响声伴随,因为那些死亡的骸骨开始连结在一起。后来,轨在这位先知眼前,那些组合的骸骨、都被配上肌肉和筋,盖上皮肤。如今他们看起来非常神奇,骸骨的外貌不见了,但它们依然是死的。这位先知又百一次被吩咐去传讲;向四风说话,他祈求天主的灵(英文标准修订本为「气」),进入重建的身体,并赐给他们生命。当他开口传讲时,生命就进入身体内,从前遍布尸体的山谷,竟有一大群活人站在那里。
   厄则克耳叙述这个异象之后,接着就是提出解释(11-14节)。仔细研究这个解释,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异象的性质,我们若不谨慎,便会误解作者的用意。那些被掳的百姓埋怨说:「我们的骨头枯干了,我们的指望失去了」(11节)。耶路撒冷的倾覆,好像缩减了那些被掳之人的寿命一样;他们没有归回的指望,在他们的故乡,更没有新的生活。但是这位先知再次去传讲:那些被掳之人的坟墓,必被启开(13节),百姓将带着新生命、归回他们的故土。换句话说,这个预言与任何从死里复活的神学,并无关系,死里复活在旧约时代从未清楚见到:这里的重点乃是集中在那些垂死的难民身上,将来在他们出生的祖国,必能恢复新的生命。
   然而这次豫言,对于天主赐生命的能力,提供一种特别的见解。对于一个生命垂危的民族,宣告新的生命已经豫备妥当,对于那些活着的死人,如同曙光出现在地平在线。
   我们必须了解这一段经文,对于当时的重要性,比个人复活的神学思想,更有意义。枯干的骸谷,代表人类全体,远离创造他们的主天主,因此便失去美满的人生,就是天主为被造之物所计划的。这位先知的宣告,变为传扬福音:在一个新的境界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得了一种美满的人生。因为这个谷好像是整个的世界一般,住着许多人(正如那些被掳的人一样),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生命。这样,对于那些被掳之人充满盼望的信息,也成为全人类的希望:天主的灵必将祂丰盛的生命,赐给所有的人。
《荒漠燃荆》天主决不抛弃祂的子民
内容
   厄则克耳先知以寓言方式预言以色列复兴过程:(一)天主把其散居各地之子民带出来;(二)领他们回到以色列本土;(三)使他们悔改;(四)天主的神注入他们内,使他们重生。
上下文
   上文(37:1-10):上主让厄则克耳先知见到枯骨复生的神视。下文(37:15-28):上主要先知以两块木头写上犹大和以色列之名,若瑟和以色列子民的字样,象征新以色列复合。
释义
 「坟墓」(12)     在先知这段寓言经文中,坟墓代表以色列子民散居各国,意即天主要到他们所在的各国,带他们回到以色列本土。
 「你们就知道我是上主」(13)     罪破坏人与天主和谐的关系,人犯罪时离弃天主,不认识祂,不然,不会违背祂的诫命。为要恢复与天主的和谐关系,罪人一定要悔改和认识天主。这句话在厄则克耳先知书出现五十多次,是全书的神学中心思想。
 「复活」(14)     这里,「复活」没有个人肉身复活的含意,因为肉身复活的道理,很晚才在旧约里出现。先知在此以寓意的文笔,用「复活」来预言以色列民充军后的再兴。
 「我说了,一定会实行」(14)     天主是忠信的,言出必行是忠信的最佳表现。先知以此来安慰和鼓励陷入绝境的以民,使他们重拾对天主的信心,静待重建家园及复兴以色列日子的来临。
讯息
天主对人的爱是无可置疑的,祂给与罪人的苦难惩罚,含有置诸死地而后生的意义。天主在公义中有其仁慈宽肴的一面,所以,人不管处境如何恶劣,都不要对天主失去信心,祂的爱始终比祂的惩罚更强。
巴克莱《罗马书》八章五至十一节
人生的二个原则
保禄把两种不同的人生,作一鲜明的对比。
(一)有的人生,受人的罪的本性支配:他的中心就是自己;他唯一的律法就是自己的欲望,一切都以自己的喜好为主。各人的人生都是不相同的:有的受情欲的支配,有的受贪婪的支配,有的受骄傲的支配,有的或是受野心的支配。其特质为内心没有基督的人,易受上述本性的欲望所吸引。
(二)另一种人生,受天主的灵的支配:好像人住在空气里一样,他住在基督里,不可须臾分离的。好像他吸入空气,空气充满着他,基督也是如此的充满他。他不把自己的心为心;他却把基督的心为心。他没有自己的欲望;基督的旨意作为他唯一的法则。他是受圣神的支配,基督的支配,一生集中在天主的身上。
   这两种人生处于绝对相反的方向。受人罪的本性所产生的欲望与活动支配的人生走向死亡的道路。实在说,他是没有将来的,因为他日益远离天主。完全让世界的事支配的人生是自取灭亡;这是灵性的自杀。一个人度这样的生活,使他永不能在天主的面前站立得住。他与天主为敌,对天主的律法及管辖发怒。天主不是他的朋友,天主乃是他的仇敌。从来没有人在反抗天主的事上获得胜利。
   圣神统治的人生,以基督为中心的人生,以一切集中在天主身上的人生,虽然他仍活在世上,却是每天日益接近天上。这种人生以不变的步伐趋向天主,最后死的转移只是很自然的,经过在旅途中不可避免的阶段。正如厄诺客一样,与天主同行,天主将他取去。有二个小孩说:「厄诺客——这一个人,出去与天主散步。有一天,他出去以后,就没有回来。」
   保禄这样一说,即刻就引起了反对。或许有的人会说:「你说被圣神统治的人走在生命的路上;可是在事实上,人人都有一死。你所说的意思怎样?」保禄作这样的回答。众人都要死,因为他们是处于人的境况之下。罪来到世上,罪带来了死亡。这是罪的结果。因此,无可避免的,人都要死。不过被圣神统治的人,他的心充满了基督,死就必复活。保禄的基本思想是基督成为一体,而不可以分的。现在基督死了,又复活了。与基督成为一体的人是与得胜死亡的那一位成为一体,因此分享他的得胜。被圣神统治的人,属于基督的人是行在生命的路上;死亡只是在这路上必须经过的中间一站。
《驼铃牧心》四旬期第五主日
   圣保禄宗徒的罗马书主要可分为二大部分,第一部分讨论教义(1:18-11:36),作者反复论述人因信成义,才可得救的道理。第二部分是有关基督信仰的伦理,保禄宗徒具体地提出基督徒应有的生活,尽对天主、对人、和对自己的义务。本主日读经二属教义部分,作出了基督徒在圣神内战胜罪恶和肉体本性的结论。
   这个结论也解答了一直困扰着保禄宗徒的难题:「我这个人真不幸呀!谁能救我脱离这该死的肉身呢?」(罗7:24)圣神成了基督徒的主宰,指导着他们的生活,肉体本性再起不了作用。
   人(包括基督徒)活在世上的目的足为取悦天主(罗 8:8),但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只知随从肉体本性,永远远不到取悦天主的目的。要达到这个目的,他一定要属于理神(罗8:9),即是按圣神的指示生活:「.…‥随从圣神的人,切望圣神的事」(罗8:5)。
   圣神的道理是基督信仰一大奥秘,圣经并没有如我们现有的教理般清楚提出天全圣三:圣父,圣子,圣神的教理,但圣神的论述散见于旧约和新约的不同章节裹。本主日读经二的短短几节(9-11)经文内便出现了「属于圣神」、「天主的圣神住在你们内」、「基督的圣神」、「属于基督」、「基督在你们内」,「那使耶稣从死者中复活的圣神」、「那住在你们内的圣神,等有关圣神的语句。保禄宗徒交替地用它们,巧妙地使它们互为演绎,作为基督徒的重要教训。唯有天主才能给人真正的生命力,祂复活了耶稣也让耶稣的跟随者同样分享祂的复活(罗 6:5-8),虽然他们的肉身仍有腐朽的一天。圣神不单只是一种思维,或只是天主用来使耶稣从死者复活的外在大能,或只是耶稣复活后的德能,使人有力量重整生活来取悦天主;最重要的,圣神是三位一体的天主的第三位。这样人的身体仍会因罪恶而死亡,但其心灵精神却因义而活,做到了法律所做不到的。
生活实践
   本主日读经一提及天主的神注入以色列子民内,使他们复活(则37:14)。这正如上面所解释读经二经文一样,直指福音所叙述耶稣复活拉匝禄所带出的讯息:耶稣借着这个神迹,启示了祂的使命和公开生活的日的:祂就是复活和生命的泉源。
   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保禄宗徒说过:「假如死人复活是没有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假如基督没有复活,那么,我们的宣讲便是空的,你们的信仰,也是空的。」(格前15:13-14)耶稣基督的复活和我们将来的复活是联系在一起的,祂的复活一直是初期
   教会宗徒的宣讲中心,见过基督复活的证人(包括保禄宗徒)当时仍健在,而最重要的复活论据是由耶稣明白提及人将来一定要复活(玛 12:41-42;22:23-33; 25:31-46;路14:14;若5:28-29;6:39-40;6:44-45;11:25-26)。若望福音提出了我们光荣复活的基本条件:一、信从耶稣(若 11:25-26),二、饮食耶稣的血肉 (即参与圣体圣事)(若 6:53-54),三、行善避恶 (若 5:29)。这些条件不算苛刻,让我们努力奉行吧!
   除了我们的努力外,住在我们内的圣神一定会加以援手,帮助我们得到光荣复活。在这过程中,我们要时刻察觉到圣神的临在,透过不断向圣神祈祷,使对圣神临在的敏感程度得到提升,并生活在圣神内,让圣神在我们身上行事,冲出罪和死亡的包围,这样我们最终的光荣复活和永生便可肯定了。
主日读经二的社会文化背景浅说
   今天我们遇到保禄喜欢引用来讨论人类处境的一对相反词:肉性和圣神(神性或灵性)。肉性意指人类自然、具体物质的存在。在这些章句中,它等于奴隶,似乎说不属天主所掌控。保禄将肉性与死亡相连:「随肉性的切望,导入死亡」(罗八6)。况且,「随肉性的切望,是与天主为敌;绝不能服从,也绝不能服从天主的法律;凡随从肉性的人,绝不能得天主的欢心」(罗八7-8)。这真是个沮丧的图像。相反,圣神意指自由,似乎表示天主和天堂的事物。就是这种力量将耶稣人类会腐朽死亡的肉躯复活至神圣的生命(罗八10)。
   以色列的传统认为人类被不同的灵性(spirits)─善灵和恶灵─导引至两个不同的方向或路径。人类刚好夹存在这永不止息的斗争当中:在天上,在世上,在人内。问题是:那种灵性主宰人呢?同样的,人类正反夹在肉性和灵性的持续斗争中。「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迦五17)。罗马书第八章1-17节描述天主圣神救赎的工程,平衡了先前(罗七7-12)保禄描写自己被不来自天主的能力所控制着。从这角度下,读者能够感受并欣赏保禄的解放以及他劝告收信人生活在圣神内的必要。
   我们所熟悉耶稣将拿匝禄从死人中复活的故事不仅适用于四旬期,也与保禄这些思想有所关联。从死者中复活耶稣的圣神早在复活拿匝路时已运作了。保禄亲身经验的圣神的能力并试图在书信中传达给收信人。保禄会引用玛尔大问耶稣的话来回应当代信徒:「祢无论向天主求什么,天主一定会赐给祢」。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求。
常十四甲(罗八9,11-13)
   我们今天碰到了保禄在讨论人类处境时喜爱用的另一组相对的字:肉体(flesh 肉性,思高本)和圣神(spirit)。肉体与自然、具体物质人类存在同义。在这些节句它等同于奴隶,属于天国之外(God's realm)。保禄将肉体与死亡连结:「随肉体的切望导入死亡」(罗八6)。再者,「因为随肉体的切望,是与天主为敌,绝不服从,也绝不能服从天主的法律;凡随从肉体的人,绝不能得天主的欢心。」(罗八7-8)。这实在是一个难过的场面(picture)。相反,圣神意指自由,属于天主与天国的事务。圣神超绝人寰的力量复活了耶稣可朽坏的人类身体从死亡恢复生命(罗八10)。
   以色列人的传统人类被不同的精神体(spirits)推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或是道路:善与恶的道路。人类夹在其中的斗争永不止休:在天上,在地上,在每人内。关键在于:那一个精神体能「主宰」人?肉体与圣神之间的战争也是如此:「因为肉体(本性的私欲,思高本)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肉体」(迦五17)。罗马人书信第八章一至十七节在描述天主圣神救援工作时,平衡了先前(罗七7-12)时自述自己并非受到天主的眷顾(at the mercy of a force)。从这观点,读者们能感受并欣赏到保禄的解脱以及他劝告受件者要活在圣神下的急迫感。
   在今天福音(玛十一25-30)当中,耶稣理会到祂能够与其他人分享天父所赐的恩典。保禄试图以自己的方式与收件者分享他从「复活耶稣的那位」所得到的宝贵洞见。对软弱和怀疑者而言,在生活中见证天主的工程是强而有力的。但这不只是述说自己的故事而已。这见证的洞见如果与耶稣和保禄的见证一般就真正有帮助。
《清泉掬水》在洗礼中,耶稣基督使我们获享丰盛和永久的生命
内容
   耶稣藉复活拉匝禄,展示祂恢复生命的大能,而这大能源自天主;耶稣作的一切都是为引领人皈依天主,度有意义的生活。
上下文
   上文是耶稣向犹太人明认祂与天父同属一体,祂是天主所派遣的,充满天主的神;下文是代表犹太人的公议会对耶稣神迹的反应。圣史指出,耶稣复活拉匝禄的事件成了犹太人处死祂的导火线。
释义
 「拉匝禄」  这名字的意思是「天主帮助的人」。
 「这病……为彰颗天主的光荣」(4)    疾病及死亡象征魔鬼的势力得逞。耶稣给已死的拉匝禄生命,显示天主的「生命」会战胜魔鬼的「死亡」。天主的光荣就在于祂战胜死亡的权能临现于世。
 「天主子也因此受到光荣」(4)    这「光荣」其实指耶稣将受的苦难。在若望福音中,耶稣的苦难就是祂接受光荣的时刻(12:23-24;13:31-32;17:1)。因为耶稣的苦难为人类带来新的生命,所以是光荣的。
 「世界的光」(9)    表面上指太阳,但福音中耶稣多次表明自己是世界的光(8:12),特别是治好胎生瞎子的神迹(9章)是最好的证明。虽然跟随基督会带来迫害,但门徒仍要坚持,因为在基督这「光」中行走,才不致跌倒。
 「拉匝禄睡着了,我要去叫醒他」(11)    与中文的「长眠」一样,犹太的诗人亦用「睡觉」一词暗示死亡(约14:11-12)。门徒从字面意义理解这话 (12:13)。耶稣则为死亡立下新定义:为信徒,死亡不是终结,只是睡觉,透过基督,将得苏醒(5: 21,26-27)。
 「痊愈」(12)    这词原文除解作「病愈」外,亦有「被救赎」这神学意义。耶稣在接着的解释中强调,复活拉匝禄是为使门徒相信祂,因此若周围的人因为这神迹,而真正相信了主,他们亦被救赎了 (若3:16b)。
 「在末日他一定会复活」(24)    一般犹太人都相信末世时人将复活(达12:2),只有撒杜塞人否认 (谷12:18;宗23:8),若望福音中耶稣亦有指出这末世的复活(6:40,54)。藉拉匝禄的复活,耶稣进一步点明「末世」已实现了,且现在已是。
 「我就是复活……凡信我的,即使死了,仍然活着」(25)    耶稣肯定玛尔大的信念,并指出一个突破性的事实 ── 她期待在末日得到的救恩,如今已实现了,因祂已临到世上;凡信耶稣的人已进入永生,在肉身死亡后将与祂一起复活。
 「我就是生命……凡活着而信我的,一定永远不死」(25-26)     「生命」是指耶稣赐给人的新生命,超性的生命;「活着」是指信耶稣而度着新的生活,即属神的生活,度这生活的人将「永远不死」,因为信耶稣已是救恩、已是永远生命的开始。
 「黯然神伤」(33)    译自两个词,其中一个与38节「伤感」原文是同一字,语气较强,有愤慨的意思。耶稣不只是哀哭拉匝禄的死亡,更是哀哭人类受死亡的威胁,受魔鬼的控制(参阅希2:14),所以耶稣才因祉的对头 ── 魔鬼 ── 感到愤慨。另一字有「烦乱」的意思,若望圣史描写耶稣或祂的门徒面对神将受苦难的心情,也用了同一个字(12: 27;13:21;14:1,27)。这样,若望再一次提醒读者,耶稣将因复活拉匝禄受苦受死。这是祂要付出的代价。
 「耶稣举目向上……因为你俯听了我」(41)    若望福音中「举目向上」这操作表示耶稣在祈祷(17:1;亦见路18:13);耶稣说的「父啊!」原文Abba亦是祂祈祷时才用的,是对天主的称呼。耶稣深信祂的祈祷将得俯允(正如玛尔大先前在22节所说),因为祂时时承行天父的旨意(4:34;5:19),祂的生活就是祈祷;同样,耶稣亦希望门徒能怀同一的信心,并保证门徒因祂的名无论向天父求甚么,也必蒙垂允(14:12-13;15:16,23b;若一5:14)。
讯息
   复活是由死亡步入新生命的过程;基督徒领洗就是死于罪恶,活于天主,踏进新的、基督化生命永生的开始。
林思川《台北思高》耶稣是复活、是生命
经文分析
   若望福音一共叙述了七个神迹,第十一章是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神迹:耶稣使死亡的拉匝禄复活的故事。福音作者透过讲述这个故事,让读者们看见耶稣如何启示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们分两段来解释这个生动感人的故事:首先是关于拉匝禄死亡的消息(1-16),接着是象征意义丰富的复活拉匝禄的叙述(17-44)。
一、拉匝禄死亡的消息(1-16)
奇迹故事前半段是拉匝禄死亡的消息,包含三个小段落:故事的引言(1-6),门徒们的反对意见(7-10),及拉匝禄到底是死亡还是睡眠的猜测(11-16)。
引言(1-6)
   经文首先介绍故事的基本角色,以及发生的地点。伯达尼位于橄榄山东边山麓,距离耶路撒冷大约三公里。人们告诉耶稣拉匝禄生病的消息,大概因为病况严重,致使他的姊妹们不能亲自前来;另一方面,这个消息也间接的表达请求耶稣医治。
   耶稣说:「这病不至于死,只是为彰显天主的光荣,并为叫天主子因此受到光荣。」这段话清楚的显示耶稣将要行的奇迹本身并非目的,耶稣行奇迹目的是使天主得到光荣,同时启示自己是天主子。天主子被高举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就是受光荣的时刻,也就是彰显天主光荣的时刻。事实上耶稣复活拉匝禄的结果,正是导致公议会决议杀害祂(47-48)。
   耶稣并没有立刻前往医治拉匝禄,而在原地停留了两天;在场的人当然无法了解耶稣的态度,经文稍后也提到犹太人因此指责耶稣(37)。祂在第三天才动身前往伯达尼,因为「第三天」是天主救援的日子(参阅:若二1-4),这些因素都强调相同事实:耶稣行动的时辰是由天父决定的。此外,这里也暗示犹太一般的思想,在坟墓中停留了三天就是彻底的、真实的死亡了。
   经文强调耶稣对拉匝禄、玛尔大、玛利亚一家人的爱,使得耶稣逗留在当地的态度更显得突兀,让人难以了解。但是这个情况却构成耶稣后来启示自己是复活与生命的基本背景(25),显示了天主愿意赏赐人真正生命的大爱。
门徒们劝阻耶稣(7-10)
   门徒们反对耶稣前往伯达尼:「辣彼,近来犹太人图谋砸死你,你又要往那里去吗?」耶稣的回答再次显示出若望福音常用的的「光」与「黑暗」的对立象征。犹太人的一天由日出开始直到日落时结束,不论这个白日的时间是多长都被分成十二个时辰。耶稣的话具有双重的意义:用在自己身上,表示耶稣必须好好使用天主给祂的时间;用于门徒身上,就是教导他们应该服从耶稣,跟随祂一起上路,如果他们不听从耶稣,便会失去已经得到的光明。
「睡眠」或「死亡」?(11-16)
耶稣具有超越一切的认识能力,因此知道拉匝禄已经死亡,不过祂以一般常用的委婉表达方式说:「拉匝禄睡着了。」然而,祂也非常新奇地说「要去叫醒他!」这原是暗示祂拥有复活死人权柄的言语,却被门徒们天真地误解为拉匝禄的病情已经好转。耶稣为了消除他们的误解,遂清楚地宣告:「拉匝禄死了。」
多默邀请其他同伴一起勇敢地跟随耶稣。他的话使读者们联想起西满伯铎在晚餐厅对耶稣说的话:「主!我要为你舍掉我的性命!」(若十三37)然而,在关键时刻他们两人却都做出了另外的抉择。
综合反省(一)
   耶稣基督带来天主性的生命,这个真生命使死亡成为一个相对性的事实,门徒们(基督徒)应该相信,对于天主而言,死亡只是睡眠而已。可惜的是,几乎人人都害怕肉体的死亡,然而却很少人害怕真正永远的死亡。门徒们劝阻耶稣不要前往犹太地方,也清楚地表达这种困境:他们企图阻挡耶稣接受死亡,以为如此他们也可以避免死亡;却不知道,耶稣正是为了死亡而来,而且就在自己死亡的那一夜,彻底地战胜了死亡。「谁若为了耶稣的原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玛十六25)
二、复活拉匝禄的记号(7-44)
   这是根据一个古老的奇迹故事发展出来的生动叙述,我们将它分成四个段落加以解释:玛尔大和耶稣(17-27)、玛利亚和耶稣(28-32)、前往坟墓的路上(33-38)、复活拉匝禄(39-44)。
玛尔大与耶稣(17-27)
「拉匝禄在坟墓里已经四天」,说明他已经决定性地死亡。由于伯达尼距离耶路撒冷很近,因此很多人按着习俗前来安慰亡者的家人,这是犹太社会常见的爱德行动。人们传来耶稣来到的消息,玛尔大立刻起身到村庄之外迎接耶稣。她问候耶稣的话充分表达信赖耶稣的能力,相信耶稣可以医治拉匝禄的病,即使现在已经死亡,天主仍然会俯听耶稣的祈求。玛尔大的话肯定耶稣的能力完全来自天主,耶稣告诉玛尔大:她的兄弟必定要复活。玛尔大的响应反映当时一般犹太人的末世思想:在世界末日时,所有亡者都要复活。这样的理解需要被修正和继续发展。
耶稣以若望福音中著名的、表达神性自我启示的「我是…」言论响应马尔大:「我是复活,我是生命;信从我的,既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耶稣说明,复活的信仰必须和祂的生命紧紧相连,相信耶稣的人永远活着,肉体的死亡并不会使人失去这个真实的生命。谁和耶稣相遇,就能立刻获得这样的复活恩宠,然而接受这个恩宠唯一的条件就是信仰。因此,耶稣最后问玛尔大:「你信吗?」
基督信仰重新塑造死亡和生命的观念:耶稣是复活、是生命,相信耶稣的人便能得到和基督一样的生命,所以相信耶稣的人永远不死。人类自古以来对于长生不死的渴望,只能够透过相信耶稣基督而得到满全。用若望福音光明与黑暗对立的思想来说,就是跨越死亡的阴暗领域而进入光明的生活中。玛尔大的响应表达了耶稣所要求的这个信仰:「是的,主,我信你是默西亚,天主子,要来到世界上的那一位。」这是若望福音所愿意启示的最圆满的信仰宣誓,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宣誓出自一个妇女的口!
玛利亚和耶稣(28-32)
   耶稣和玛尔大的信仰对话基本上已经说清了一切根本问题,真正的奇迹行动反而被安置在这段对话之下。玛尔大将她的姊妹引到耶稣前,象征要将她带到信仰的路上。玛尔大单独地邀请玛利亚,暗示要区别玛利亚和安慰她的犹太人,因为犹太人威胁要把相信耶稣的人赶出犹太会堂(参阅:若九22)。玛利亚和耶稣相遇时,说出玛尔大最初见到耶稣时所说的话(21、32),玛利亚的哀怨显示她对耶稣的信仰还未圆满。有少数的犹太人也跟随着玛利亚来到耶稣的面前,他们将成为整个奇迹的见证人。
前往坟墓的道路上(33-38)
   耶稣心神感伤、内在情绪起伏并且流泪,大概表达圣神在祂内推动。耶稣的询问:「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基本上是指责死亡的势力,祂的来到正是为征服这个死亡的势力。犹太人认为,耶稣在拉匝禄坟墓旁流泪仅仅表达祂对亡者的爱,这个理解是错误的;其实耶稣是由于人们的不信而激动感伤。犹太人后来所说的话表达了不信的态度:「这个开了瞎子眼睛的,岂不能使这人不死吗?」
复活拉匝禄(39-44)
   耶稣要求人们挪开遮掩墓穴的石头,玛尔大却反对这个命令。她关于尸体已经腐烂的话和她之前的信仰宣誓似乎有些不吻合,但这里的重点是为了强调这个奇迹的重大性。这个复活亡者的奇迹,生动地呈现天主解脱死亡的束缚使人获得自由的力量,然而奇迹仅仅是一个「记号」,因为耶稣所表达的生命远远超过拉匝禄所返回的生命。对于奇迹的信仰应该被放置在对于启示者的信仰之下。
   耶稣「感恩性」的祈祷是为了围绕着坟墓旁的人所说的,由于耶稣一直做使天父喜悦的事,因此祂的祈求常常得到父的俯听,所以耶稣的祈祷也就是初期基督徒团体祈祷的模范。耶稣对坟墓所做的呼喊:「拉匝禄!出来罢!」事实上预告了人子对所有亡者的呼喊。由坟墓中出来的拉匝禄,身上还蒙着汗巾、缠着殓布,这原是为了遮掩腐烂的尸体以及令人不快的气味;然而,更使人联想起耶稣死亡时,也用过同样的殓布与汗巾(参阅:若二十7),复活后的耶稣却不再受这些东西束缚。这个对比清楚地显示,耶稣复活的生命和拉匝禄复活返回的生命本质上完全不同。
   拉匝禄被复活的事件不仅导致一些人相信耶稣(45),却同时也促使更多犹太人更加的不信,甚至因此决议将耶稣和拉匝禄杀死(参阅:十一49、十二9-10)。最大的奇迹却引出最残酷的后果,引领人更深的反省耶稣的话:「我是复活、我是生命!」
综合反省(二)
   克服对于死亡的恐惧是基督徒的功课,是人类的功课。拉匝禄的故事教导我们了解死亡、坟墓以及腐朽的真实意义,这个复活的故事只是一个基督徒复活喜讯的象征,因为拉匝禄复活的生命是返回一个还要死亡的软弱生命。
耶稣和玛尔大的对话则清楚地表达基督徒的信仰:对于相信耶稣的人,死亡什么也不是。人如何克服死亡的恐惧?如何在「死亡的自然规律」以及「不惧怕死亡的信仰」之间取得平衡呢?答案并不是等待来世获得一个取代的生命。整个关键在于对天主的信仰,天主在耶稣基督身上启示自己是人类的唯一希望,在这个希望上,人可以克服死亡的恐惧,耶稣召叫我们接受这样的盼望:「我们有这样的一位救主,在祂的眼中死亡不再是世界所呈现的死亡。」

关键词: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 

上一篇: 《香港思高》四旬期第五主日

下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最后一条信息

延伸阅读:

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中华殉道诸圣节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圣若翰洗者诞辰节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基督圣体圣血节

潘家骏《礼仪面面观》五旬节主日 圣神降临节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