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苦难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

2017-04-07 11:06:51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福 音:路十九28-32,35-40
读经一:依五十4~7
答唱咏:咏22
读经二:斐二6~11
福 音:廿二14-23:56
《清泉掬水》耶稣毅然以谦卑的以色列君王身分,登上祂逾越奥迹的高峰
基督荣进耶京(玛21:1-11)
内容
   耶稣就是旧约先知所预言的以色列君王、达味之子,但祂更是出人意表的谦卑顺命的「上主仆人」,真正的「受傅者」(默西亚)。祂毅然接受君王式的欢迎,但却要以自己的苦难、圣死及复活去攫取自己子民的永远生命,完成永恒的救恩大业。
上下文
   上文叙述耶稣最后一个治病奇迹 ── 在耶里哥路上治好两名瞎子;下文开始记述耶稣在耶路撒冷城内的最后活动,先有驱逐圣殿内的商人,继有与司祭长等人的争辩。
释义
 「橄榄山下的贝特法革」(1)     「贝特法革」原意「无花果之屋」,是耶路撒冷城东橄榄山脚的一条小村庄。先知匝加利亚曾预言此地区为「上主的一日」到来时,与异民作战之地(参阅匝14:3-4)。
 「为应验……小驴上」(4-5)    玛窦所引用先知的预言包括依62:11及匝9:9(其中「正义的,胜利的」等字眼被删去)。玛窦在其福音中常用这笔法,为印证耶稣就是整个旧约所指向的那一位:祂集君王 (达味之子)、上主受苦仆人及受傅者(默西亚)于一身。事实上,耶稣确实是刻意以骑驴驹的方式入城,为显示祂就是预言中谦卑的君王。其实从贝特法革往耶京的路程,远比从加里肋亚步行到橄榄山为短,根本没有骑驴的需要。
 「达味之子万岁!奉上主名而来的,应受赞颂」 (9)    思高圣经音译「贺三纳」于达味之子,而非「万岁」。「贺三纳」希伯来文解作「求你救助」(取自咏118[117]:25a)。在中文感恩经中「欢呼歌」部份,「贺三纳」译作「欢呼之声」,赞美之意多于祈求(参阅弥撒感恩经)。「欢呼歌」中「奉上主名而来的,当受赞美」的「奉上主名……」这个词组也是取自同一圣咏(118[117]: 26)。
 「全城閧动」(10)     「閧动」原文指因地震所引致的效果。玛实以此形容耶稣(默西亚)入城时的震撼。
 「先知」(11)    耶京的居民对耶稣的认识,仍只停留在「先知」的层面。但为圣史的读者,这称号也就是申命纪所预言,那将会出现的、比梅瑟更伟大的先知(申18:15,18)。
讯息
   耶稣以谦卑的君王身分进入耶京,只得到群众表面而激情的欢迎,他们视祂为心目中胜利的达味之子 ── 默西亚。谁知几天后,祂要以完全听命的上主受苦仆人的行动,赢取天国的真正子民及普世的救恩,成为统驭信者心志的永恒君王,藉此使天国临于普世。
梁展熙《古经今读》苦难圣枝主日
有吾主上主助我、我不感羞辱;
我面堅如燧石,自知毫不羞愧。
读经一:依撒意亚先知书 50:4-7
   这段先知书截段自成书于巴比伦充军刚过的《第二依撒意亚先知书》(依第四十至五十五章)中四首「仆人之歌」中的第三首(50:4-9)[按:换言之,礼仪遗漏了最后两者,故恳请大家抽空把整段读一遍]。在第一首(42:1-9)中,上主向读者介绍了祂的这位仆人。在第二首(49:1-12)中,此仆开始进行他对以色列及列国的任务。至于此第三首(50:4-9),则是此仆的独白。这段独自洋溢着上主临近的喜讯。这段独白的三个段落(4节;5-6节;7-9节)都以「Adonai YHWH」(我主上主)开始[按:犹太信仰习俗见「YHWH」并不会尝试猜测上主圣名而发类似「雅威」之音,学界已断定此音乃错误;原委另文再议;犹太人每逢读经,见「YHWH」必读「Adonai」,此字本义「我的主人」(=my Lord);即犹太人读到此处时,读「Adonai Adonai」;见注]。上主把要说的话交托给他(4节),打开他的耳朵(5节),帮助他(7节),再帮助他(9节)。上主圣名乃他自信及服从的秘密。
   4節──吾主上主給我門徒之舌,為懂得以言協助筋疲力竭者。祂朝朝喚醒,朝朝喚醒我耳,為[要我]似門徒般聆聽。
  [按:以上中译是按照《旧约》的希伯来文本(Masoretic Text,《玛素勒本》;cf. BHS);至于方括内者则是原文没有而因应中文语法而加上的。蓝色者则是与《思高》明显相异之处,可对比参考。至于内文之经文引用,因时间所限,未能修译,另有明示者除外。]
   如上所述,上主圣名将在第五、七、九节再次出现。就古勒观察所得(Koole, 1998:105),此「双重圣名」几乎只出现在所谓「传讯者句式」(messenger formula)和「祈祷者言辞」(prayer address)中。在「传讯者句式」中(7:7; 28:16等;早见于亚3:7f.),每逢动用到此双重圣名时,就是强调上主普世统治者的身份,因而要求听者无条件地听从。至于在「祈祷者言辞」中,祈祷者在至高天主前谦卑自下,并同时表达出对祂的无限信心(咏71:5, 16;又见73:28)。至于在《二依》中,「Adonai YHWH」只出现在「传讯者句式中」(48:16; 51:22; 52:4)。因此,古勒认为,我们可以推断,作者于此使用这「双重圣名」,旨在表达出此仆与他的主人之间的独特关系。一方面,一如「传讯者句式」,此仆指出他说话的权威来自派遣他的那位;另一方面,又如「祈祷者言辞」,此仆知道只要他与祂的天主一起,他定必安全。
5節──吾主上主打開我耳,我既未不遵,更無後退。
6節──我背我給打我的人,我頰我給拔光我鬚的人;我面我並無躲藏,以[避]羞辱和唾沫。
   第五节相对简短,但不无意义。首先,这节以两句同义句来强调此仆自愿接受上主的派遣:「我既未不遵,更无后退」。再者,此仆所说的一切话,来听自上主:「吾主上主打开我耳」;他亦为此而受摈弃,但上主会还他清白,如第七至九节所述。
   在上首主仆之歌中,此仆曾谈及他的任务不果(见49:4)。在第六节中,他细诉个中内情。话虽如此,此仆却没有指明他的反对者是谁。不过,古勒认为此举确非必要(111),毕竟举头三尺是神明,一切都在上主的眼底下发生的。
   不过,他更指出(112),此仆所受的,不但只是皮肉之苦,更是尊严的羞辱。举例,在申25:2f.中,梅瑟认为论罪当受杖刑者,施刑者不得杖打罪犯背脊多于四十下,「怕杖打他超过这数目,你的兄弟在你眼前过于受辱」(3节)[按:《思高》译作鞭刑,唯《申》中动词与今天读经中的动词相同,同为「נכה」(nkh),本义「击打」;「鞭打」之说,来自希腊译本mastigw,sousin(mastigōsousin)](另见箴10:13; 19:29; 26:3)。至于拔须,在古时,无论中外,都是侮辱。举例,乃赫米雅轻蔑羞辱[按:本字「קלל」qll,即英:despise,同粤俚睇小]犹太外邦混血儿的手法之一,就是「扯拔他们头上毛发」(厄下13:25)[这整个词组,同今天读经中的「拔光我须」一样,译自同一动词「מרט」(mrt),本义「使人秃头、使皮肤光滑(没体毛)、磨利刀剑」;可以说,各翻译者都要因上文下理来补充宾语:「头上毛发」或「面上须发」];《旧约》中的另一例是,达味的使者被人剃去半面的胡须,这羞辱足以令达味派兵攻打他们(见撒下10:4)。至于我国,在上古五刑中,有所谓「髡刑」[髡,音坤],即剃去发须之刑。古人存须留发,除却技术和丰俭之外,原因有二。其一,《孝经‧开宗明义》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其二,汉文化以衣冠──即衣着及发冠──来体现地位身份。由于古人并无剃须剪发的习惯,一生留发留须,一旦剃去,人人便知他曾有过犯。换言之,「髡刑」是标签犯人的一种羞辱性刑罚。司马迁就曾在《答任少卿书》中,提到髡刑之辱仅次于宫刑和毁容断肢之刑。这亦是何以在满清入关,下「薙发令」──要汉人跟随满人发式剃发留辫──后,汉人群起反抗,而致清兵大举血腥镇压,民间因而传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顺口溜的原因。历史学家黄仁宇就如此评论:「汉人越觉得薙发为一种被奴辱的处置,而满洲人执行命令的态度也越强硬……究竟有多少人决定宁死不愿在这命令之前屈服,无从什算」(1997:222)。可见在古时,无论中外,去人须发都相当侮辱人的行径。
   话说回来,此仆面对此等侮辱的响应,大为异于旧约中智者的教导。他们教导:「精明人遇见灾祸,即行隐避;无知者反向前走,自招损害」(箴22:2; 又见27:12),又如:「棍杖只是为打缺乏智慧者的脊背」(箴10:13)。换言之,此仆是特意不听民族传统智慧的劝告,反其道而行,以愚鲁之流走在人前。
   7節──但吾主上主要協助我,因此我不以為恥;因此我板著臉,就像燧石;我知道我不會受辱。
   在这首仆人之歌的最后部分的开端,我们又看到「双重圣名」。然而,这次开句的,先于这双重圣名的,是连接词但。原因很可能是主语的转换:上句的主语是那仆人,而这句的则是上主。这连接词不单表达出转拆的意思,亦具有鼓励的功能,因为上主的帮助既与敌人的行径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亦向读者解释了此仆何以对他敌人的行径能够百般忍耐。
   学界就让此仆能忍受诸般羞辱的上主之助有不同见解。其一,上主的确要如此仆所预言般亲自出手救助整个民族,藉此还此仆清白(见8节)。然而,古勒认为第二个说法更为可取(115),即:虽然此仆的确期待着沉冤得雪,但并非透过任何他曾说过的预言的兑现,而仅仅是藉他以上主之仆的身份所行的一切事本身,即藉复兴以色列(见49:1ff.)来让公义再次在世上得以彰显(如42:1ff.)。换言之,此仆之所以能够忍受一切的苦难和侮辱,是因为他知道这充满救恩的未来终会临现。此仆在面对羞辱之时所得到的上主帮助,正在于此。
   突然有飞沫溅到面上,一般人都会有皱眉蹙眼的反应。但此仆面对着种种屈辱,尤其别人唾沫于面,却眉也不皱,面不改容。相反,他面上流露的,是充满信心、无畏无惧,以及决意要完成使命的表情。古勒更指出(116),二依把此仆此时的表情比喻为坚硬的燧石[俗称火石]更是一绝。回看48:4,坚硬并非好事。在该处,先知把以民的顽固比喻为铁颈铜额,上主的话根本无从刻在他们身上。于此,旁人的反对亦无从刻在此仆身上。固执是好是丑,因时制宜而已矣。
   膜拜偶像者必受羞辱(42:17; 44:9, 11; 45:16),但此仆,因着他对上主充满希望,却得还清白。然而,诚如古勒所指出的,在诠释上,更大的问题是,此仆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在这几节中,此仆所做的正正就是上主希望以色列去做的。上主已向以民许下祂的协助(41:10, 13f.; 44:2),他们不会受到羞辱(41:11; 45:17等),他们本应已经明白一切(40:21, 28)。可是,对上主的许诺,无人应声回答(50:2);他们亦只有在上主大能之行过后,方才知晓(41:20; 49:23)。相较之下,尽管身陷困境,此仆早已知道,他早信靠上主的名号「YHWH」;并因着上主的大能和信实,他的任务并无失败的可能。
《荒漠燃荆》完全听命的上主受苦仆人,是主耶稣以苦难救世的预像
内容
   上主的受苦仆人完全听从天主的说话,靠着天主的支持,甘心承受苦楚,忠于祂的使命,最终将会为人带来安慰和解放。
上下文
   在第二依撒意亚先知书,有四首「上主受苦仆人诗歌」,本段圣经是第三首。而这首诗歌的上文是一段救恩神谕,它以辩论形式,表示天主与祂子民的关系并未完全破裂的,并指出天主的大能;下文则继续陈述仆人的必胜信念。
释义
 「上主赐给我……口舌,使我……援助」(4)上主主动选派这个仆人,使他成为自己的代言人。他的使命是以安慰回应人们的呼喊。
 「他每天……叫我如同举子一样静听」(4)仆人自比为「学子」,他不断与天主来往,并
 且乐意接受天主的讯息,因此,他的聆听和宣讲都忠于天主。
 「我主上主开启了我的耳朵,我没有违抗,也没有退避」(5)   上主塑造祂的先知,他对这召叫毫不抵抗。「开启」表示这不仅指上主使仆人能听到祂的讯息,更表示仆人甘心听从祂的说话。
 「我将我的背转给打击我的人……对于侮辱和唾污,我没有遮掩我的面」(6)     如同其他先知一样,仆人的使命,使他遇上极大的反对、痛苦和凌辱。拔胡须是一项重大的侮辱,但仆人却不逃避,反而甘心承受这一切,以忠于上主托付给他的使命。
 「因为我主上主协助我,因此我不以为羞耻:所以我板者脸.像一块隧石,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受耻辱」(7)     仆人依靠上主的扶助,所以跟其他先知一样,不怕各方的磨难(即 1:8)。「面像隧石,表示坚强地面对各种艰辛 (耶[:[8;则3:8-9)。在备受反对的情况下.仍有必胜的信念。
讯息
   上主仆人的遭遇并非一帆风顺,但他全心依靠上主的扶持,终能胜过种种艰辛,忠诚地完成他的使命。主耶稣就是这个服从听命的上主仆人,祂透过苦难、死亡和复活,使我们得到永生。同样,基督徒所走的路也是充满种种挑战和诱惑,唯有全心依靠上主的恩典,我们才能像「一块隧石」一 战胜苦罪的捆绑和软弱,在生活中实践上主赐予我们「成己成人」的使命,延续主耶稣的救世工程。
《驼铃牧心》基督苦难主日
释义
  「形体」一词,原文是指不能变更的本质,例如人的外貌就不是人的木质,因它会随者时间而有所改变,但人性的木质,却永不变改。耶稣享有「大主的形体.(6),意即肖似天主的存在模式,指祂不变的木质是天主性,祂是百分之百的真天主。但祂并没有为自己的利益而把持自己肖似天主的存在模式。相反,祂自愿「空虚自己,。耶稣为救世人,就是这样完全舍弃、倒空祂光荣的天主性,白愿地使自己全无力量,完全没有影响力,就如奴仆的情况一样。诚如格后8:9所说:「他本是富有的,为了你们却成了贫困」。耶稣「取了奴仆的形体,与人相似」(7),「形体」一如上文所说,是指不变的本质。在此,「与人相似」是指耶稣完全承受了人类存在的景况:要面对死亡。面对着创造万物的"天主」,受造的「人的存在模式」,与「天主的存在模式.形成强烈的对比。创造万物的天主圣子甘愿成为受造物,降生成人。身为真天主的主耶稣也是个百分之百的真人,这段圣经可谓是「圣言成了血肉」(若1:14)的另一说法。耶稣「形状也一见如人」(7).表示祂除了「没有罪过.之外,完全与人一样(参阅希4:15;伯前 2:22)。
昔日亚当不服从天主的诫命,希望吃了禁果能与天主同等,结果招致死亡:现在耶稣却不坚持与天主同等,反而「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8),而带来了生命。"钉十架」是罗马对付罪犯的一种酷刑,「死在十字架上.并不光荣!不灭的天主子,自愿取了可毁灭的人类存在的模式.已经是非人所能的伟大行为,如今.更自愿取了这样羞辱的毁灭方式,由此可见光荣的天主圣子为爱世人,廿愿贬抑自己到不可再低的地步。天主却因此而「举扬」祂(9),这不仅限于主耶稣的光荣复活,还指天主使祂坐在自己的右边,亦即是说,祂获得至高的尊位,是默西亚 (宗2:34-36).是天主(罗1:4;希1:4-5)。既然耶稣带着人性进入了天主的光荣,那么,祂被举扬,亦使败坏堕落的人性得到救赎,能再与天主性相结合。
   天主也「赐给了他一个名字.(9)。在圣经中.「名字」代表着那个人及他的性格、特点等等:给人一个新的名字也表示他的生命有一个新的阶段和新的层面。「上天、地下和地下的一切」(9)代表整个宇宙,包括其中一切的万物。天主赐给耶稣一个超越一切的「名字」.宇宙万物皆向这个「名字」屈膝叩拜,表示天主将那甘愿贬抑自己到最低点的耶稣,举扬到最高点.那就是超越万有(哥1:1B;希1:4;伯前3:22),一切受造物都要敬拜祂的地步,亦即享有天主的光荣,无怪乎「一切唇舌无不明认耶稣基督是主」(11)。保禄和其他新约的作者以「主」一词称呼旧约中的「上主」(雅威)(玛22:44;路1:25),新约中的「主」与旧约中的「上主」,两字意义相同。称耶稣基督为「主.,是初期教会基督徒的宣信 (罗10:9;哥2:6),即承认耶稣基督是天主,享有天主所享有的光荣和钦崇。耶稣服从至死的救恩工程固然使万有得救,亦使万有重新归向天主圣父,隶属于天父的主权,屈服于天父的脚下(格前15:28),最终愈发彰显天父的荣耀 ,显耀天主圣父 (参阅若比31)。
生活实践
   天主圣子谦抑自下,不以自己为中心,完全服从天父的旨意,甘愿以苦难救世,因而受到天父举扬,对于容易骄傲和倾向自恃己见的我们,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榜样。愿我们不仅是口里宣称「耶稣基督是主」.更以身体力行,步武祂的足迹,承行主旨,与祂一起逾越,进入光荣和生命,与主与人合一。
本主日的三篇读经都强调谦卑的仆人形象。读经一取自依撒意亚先知咏上主供人的诗歌,描述仆人听命和忍受屈辱的情景,预示耶稣受苦的情景。读经二从天主子的本质,封照说明祂降生为人的谦卑,是人绝不可能做得的,
人类也只有才能拯救。福音描写耶稣受难的细节,也为保禄这番剖析而更令人感动,对于人的罪愆,体会更深。
  《清泉掬水》耶稣是教会的大司祭,祂以自己的苦难、死亡及复活创立教会
耶稣是教会的大司祭,祂以自己的苦难、死亡及复活创立教会 ── 司祭百姓。祂的逾越就是承行天主的旨意,以自己生命作为赎价,从罪恶中拯救所有的人
基督受难始末(玛26:14-27:66)
内容
耶稣的受难史(一)最后晚餐、(二)山园祈祷、 (三)被门徒出卖及被拘捕、(四)受公议会的审判、(五)受比拉多的审判、(六)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七)被埋葬。
上下文
上文(26:11-13)圣史以耶稣的说话及行动,揭开祂受难史的序幕 ── 首先,耶稣预言祂的时刻已到了(1-2);跟着,是公议会的阴谋(3-5);最后,在伯达尼晚宴中,一个妇人以香液抹在耶稣的头上,作为耶稣葬礼的先兆(12)。下文(28章),是宣布耶稣的复活,耶稣显现给妇女,司祭长的造谣,耶稣显现给十一位门徒,以及派遣他们向万民宣讲福音。
释义
 「十二门徒之一」(26:14)    强调出卖耶稣的,是一位跟随耶稣多时的人,不是群众中的任何一个普通人。
 「三十块银钱」(26:15)    在旧约中,三十块银钱是一个奴隶的价钱(出21:32)。匝加利亚先知曾预言以色列以这个侮辱性的价钱,去衡量牧放自己的天主(匝11:12)。
 「无酵节」(26:17)    是为纪念以色列子民出埃及时所吃的未经发酵的麦面饼,庆祝期一连七天之久。以民在进入福地以后,乃将「无酵节」和「逾越节」合并庆祝。
 「主,是我吗?」(26:22)     「主」在玛窦福音中,有特殊意义,是强调耶稣天主子的权能,尤其在治愈病人(8:2)或在危难中(8:25;14:30)表示对耶稣的信赖。玛窦圣史强调一个对比:门徒称耶稣为「主」,而犹达斯称耶稣为「师傅」(辣彼) (26:25)。这清楚表示犹达斯已否认耶稣真正的身分,这个否认不单是因为贪欲,而是对耶稣的信心已失落了。
 「新约的血」(26:28)    以色列子民和天主在西乃山订立盟约之时,曾以和平祭所用牛犊的血,一半洒在祭坛上,一半洒在百姓身上(出24:5-8)。「血」为犹太人,是生命的象征,因此梅瑟的行动代表天主和以色列人民的关系 ──「我是你的天主,你是我的人民」。耶稣指出:借着祂自己的血,人和天主之间有一个新而永远的关系,是一份新的救恩。
 「为赦免大众的罪」(26:28)    这是上主仆人的使命(依53:4-10),这个仆人为众人的罪过而受苦受死。「众人」在希伯来文化中是指「所有的人」。
 「圣咏」(26:30)    指圣咏116-118[114-117]篇。传统上,犹太人在逾越节晚餐后颂唱这些圣咏,来赞美上主。苦难前,耶稣也曾引用圣咏118[117]篇(21:42)。
 「跌楼」(26:31)    耶稣不是普通人所期待的默西亚,因此,为那些缺乏信德的人,耶稣便成为他们的绊脚石(11:6;13:57;15:12),使他们跌倒。
 「革责玛尼」(26:36)    是「榨油」的意思。这个庄园主要是收集园内的橄榄,就地榨油。
 「苦杯」(26:39)    这是耶稣大司祭的祈祷(参阅希5:7-10)── 祂完全接受天父给祂的使命(参阅 26:36)。根据旧约,杯爵是指天主给每个人安排的人生命运,或是乐,或是苦;饮这个苦杯就是接受苦难及死亡(依51:17,22)。而玛窦福音内的杯爵,就是指耶稣的苦难及死亡(20:22-23;26:27-28)。
 「默西亚」(26:63)    意思是「受傅油者」,中文音译希腊文为「基督」。指耶稣是上主所许诺的以色列的救主。玛窦福音明证耶稣就是这个许诺的实现(1:1;16:20)。
 「天主子」(26:63)    玛窦福音用这个称呼去强调耶稣的天主性(16:16-17)以及与天主的契合(3:17; 11:25-27;17:5)。旧约中,天主称默西亚为自己的儿子(咏2:7),现在,这称呼有一个全新的意义,这新的意义来自耶稣自称为独一无二的天主子(参阅21:33;22:41-.46),这是苦难史的一个高峰    耶稣显示自己超然的身分。
 「人子」(26:64)    耶稣引用达7:13-14来启示祂超越时空的救世使命    人子就是在末日时,审判生者死者的那一位(13:41;16:27司8;25:31)。
 「亵渎的话」(26:65)    耶稣公开地承认了默西亚的使命和天主子的身分,为那些不相信的人,这就是亵渎天主,所以大司祭就撕破自己的衣服,宣布耶稣该被处死(肋24:16)。
 「犹太人的君王」(27:11)    在公议会中,耶稣公开承认社就是默西亚(26:63-64),亦是犹太人所称的「以色列君王」(27:42)。非犹太人则称祂为「犹太人的君王」(2:2;27:29,37)。这个称呼带有政治色彩,为罗马统治者来说,是大逆不道的背叛罪。
 「用水洗手」(27:24)    这是旧约传统(申21:6-9),用以宣告自己的无辜。这表示比拉多是多么「本地化」!
 「苦艾调和的酒」(27:34)    苦艾有麻醉及减轻痛苦的作用。但耶稣拒绝了,为的是可以清醒地和自愿地面对自己的死亡;也许耶稣是遵守祂在最后晚餐不喝酒的许诺(路22:16)。
 「钉在十字架上」(27:35)    这是一项极富侮辱性及痛苦的酷刑。罗马公民不会被判此刑,罗马统治者保留此刑只为惩罚奴隶及政治犯。
 「这是犹太人的君王」(27:37)    玛窦特别强调耶稣就是被拒绝的以色列君王。
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我?」(27: 46)    这是圣咏22[21]篇的首句。耶稣在十字架上透过诵念圣咏与天父结合。这圣咏开始是一个人在极大痛苦中的呼求。耶稣、我们的大司祭,体验到所有罪人远离天主的痛苦。但是这圣咏的中段,是人对天主绝对的依赖,最后一段以光荣的胜利作结。天主(’ēlî)可能被误会为厄里亚(’ēlîyāhû)的缩写(’ēlî),因为传说中厄里亚是默西亚的前驱 (17:10)。
 「圣所的帐慢」(27:51a)    不清楚是指那一个帐幔 ── 分隔圣所的抑或至圣所的,后者似乎较正确。这表示现在所有人可以借着耶稣的牺牲,直接与天主沟通。而耶稣的死亡取代了圣殿内的祭献 (参阅希9:11-12)。
 「大地动摇拈,岩石崩裂」(27:51b)    旧约中,这是天主救恩大能显现的情况(民5:4;撒下22:8)。
 「许多妇女」(27:55)    这些妇女的忠信,使宗徒惭愧。她们从加里肋亚跟随耶稣到十字架下,而门徒却早已逃之夭夭(26:56)。玛窦福音中只有她们见证耶稣的死亡和安葬(27:61),她们见证了耶稣的空墓(28:1-9),复活的耶稣也首先向她们显现(28:8-10)。
 「到了傍晚」(27:57)    犹太人的历法,新的一天是从日落开始计算,因此,此处表示开始进入安息日。而犹太人的观念中,尸体是不洁的,所以在安息日,他们不希望尸体仍悬挂在十字架上。
 「若瑟」(27:57)    在当时的社会内,无论是犹太人或外部人,都非常轻视富人公开为外人举行捡葬,特别是奴隶或罪犯。因此若瑟埋葬耶稣,甘愿冒被人藐视的危险,表示他是以实际行动去显示他是耶稣的门徒(27:57)。
讯息
耶稣的逾越 ── 祂对天父服从至死的行动,满全了旧约先知的一切预言。玛窦从26章开始,就强调耶稣的时刻已来临(26:1-5,18),在这时候,祂启示自己的天主子、默西亚身分。祂的死亡为众人的罪过付出了赎价(26:28)。透过祂的死亡,人获得了新生(27:51-53)。这救赎是超越时空的。耶稣真是默西亚、天主子、以色列及万民所期待的救世主。

关键词: 基督苦难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 

上一篇: 《日日新》苦难圣枝主日

下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最后一条信息

延伸阅读:

2017基督苦难主日——首个赈灾捐献日——为饱受天灾人祸的人奉献一份爱心

常年期第二十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

常年期第十七主日:梁展熙《古经今读》甲年

梁展熙《古经今读》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天主圣三节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