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新》苦难圣枝主日

2017-04-07 11:13:47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圣枝游行::玛廿一1-11
依五十4-7
斐二6-11
受难始末:玛廿六14-廿七66
   本周内,所有的候洗者,所有帮助他们准备领洗的人,以及所有相信耶稣并已领洗的教友,都要聚在一起,随同耶稣,面向耶路撒冷,迎接十字架、死亡,和复活。这周内,我们的心与灵魂将被钉上十字架,与耶稣一起,把光荣归于天主,再次体验洗礼,重宣圣洗誓愿。我们将同耶稣一起死去,经过坟墓,进入水和圣神所孕育的生命。
   这一周,我们将再度重复这个故事,让它在我们身上和团体内重现。我们特别纪念被钉的那一位,他是耻辱和希望的记号,反对的记号(格前一18)。我们现在正经历一场巨变,从世俗的羁绊中挣脱,更深切地转向我们领洗时所宣发的誓愿,使天主的国以猛烈的进入这个世界。在这周内,圣言和十字架的力量必须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而使天主的圣神能重新注入这世界。
   圣枝游行通常在圣堂外面进行 ── 院落、广场、停车场、小街道 ── 读一小段玛窦福音,庆祝便告开始。圣周的礼仪我们有的熟悉,有的陌生,但都必须参与且溶入我们的血脉和内心。「庆祝」一词的原来意义是「频频参与」,「尊敬」,这也是我们在这几天必须刻意做到的。我们必须经常性地陪伴、尊敬这位受苦的上主的仆人、被钉者,和所有那些今天正被世俗强行穿上痛苦外衣的人们。持续地饱受暴力、绝望,和仇恨的摧残,仍是这个世界正常的生活方式。
   民众拥向耶路撒冷,靠近了橄榄山的贝特法革。他们是来庆贺自由的节日,庆贺逾越节,纪念天主把人民从奴役和压迫中解救出来,进入希望,领受天主子民的身分。耶稣与他的门徒和朋友一起前来,最后一次的庆祝纪念。他派两个门徒先行前往,以准备他的到达和进城。告诉他们把一头母驴和跟牠在一起的驴驹牵来,如果有人阻拦,就回答说:「主要用牠们。」这就是耶稣将进城的方式。先知必被记忆,说过的话要应验:「你们应向熙雍女子说:看!君王来到你们这里,温和的骑在一匹驴上,一匹母驴的小驴驹上。」耶稣微贱如尘土,他接近穷人、劳动者、奴隶,和被有权势者贬为牲口的人。
   有过类似的情景。例如阿彼盖尔(Abigail),就曾骑着驴进入达味的军营,为她丈夫的罪过恳求宽恕,寻求重新修好,以赦免死罪。她谦抑前来,作为和平的标志,因为她懂得,许多人的性命系于她的调停斡旋。
   因此,门徒们都把外衣搭在牲口背上,耶稣就这样进了城。参加庆节的人们,排列在街道两侧,都把外衣脱下铺在路上,有的从树上砍下树枝,铺放在他经过的路面。这是对耶稣的尊敬,表示他们已把希望和生命托付给耶稣。他们一路高呼:「贺三纳于达味之子!因上主之名而来的,应当受赞颂!贺三纳于至高之天!」这是欢呼歌(Sanctus)的一段,是我们和天使、所有受造物一起,向天主高歌而发自肺俯的热情欢呼。我们只事奉天主,决不事奉世间的任何权势。对耶稣当时的人民来说,这里流露出了宗教和至诚的期望,同时掺进了因异族入侵,丧权辱国,又长期承受苛捐杂税,民不聊生,因此迫切要求维护民族尊严,渴求解放的民族情绪。
   在上周的福音中,我们曾读到,耶稣的心神烦乱。现在则是全城轰动,问:「这人是谁?」不断传来的回答则是:「这是加里肋亚纳匝肋的先知耶稣。」这里面隐藏有一种未知的、无法控制的危险因素,来自社会的底层。人们要求知道,这引起如此纷乱的人究竟是谁,就像先知出现时情况那样。先知耶稣是救主来自北方,那是个酝酿革命,暴乱频仍的地方,是以色列境内斗争激烈的所在。人们激动、期待,也恐惧。各种密谋早已在策画之中。耶稣明白,他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他凯旋时刻是那样的短暂。然而,他已经来到耶路撒冷 ── 并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面前,邀请我们作抉择。
   我们是拿到圣枝才记起这个被称为圣枝主日或苦难主日的节期开始。这些圣枝烧掉后就是来年圣灰礼仪的圣灰。光荣的记号,和悔改的记号是取自同一种材料,并在我们的肉体和生命中会合。我们行进着,歌颂着已走在我们前面的那一位。我们一起尾随在后。为我们来说,这将是漫长的一周。
   回到圣堂,首先诵读依撒意亚先知书。描述的是谦卑的耶稣,和所有因正义和天主的光荣而遭受迫害的人们。「上主赐给了我一个受教的口舌,叫我会用言语援助疲倦的人。」这不仅仅是鼓励和安慰之言,而是用喜讯之激励语言唤醒他们,因为天国已经临近,将进入被世界的罪恶、不平等、假偶像等重压压得喘不过气的人们的生活。「他每天清晨唤醒我,开启了我的耳朵,我并没有违抗,也没有退避。」
   这段话教我们如何抵制,却不产生暴力或仇恨,怎样忍受强加的非人待遇,而只依靠我们永不短缺的力量。耶稣这位受苦的仆人,以及在他之前和之后的先知、无辜者和义人,都「没有违抗,也没有退避,而是把他们的身体转给打击他们的人,把他们的脸转给侮辱和唾污他们的人」。他们紧紧抓住而珍爱不舍的护盾,便是天主。
  「因为上主天主是我的救援。」这是不杀害或伤害别人,天良未泯者的呼声。这样的人即便要死,最终也不会有什么不光彩。然而,这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耶稣板着脸,像一块隧石,他知道不会蒙受耻辱,且同样知道他必受尽人们的折磨、讥嘲,和无尽的苦难。由于这一切,他必全心依恃天主。他是我们的榜样。圣保禄称之谓愚妄和智慧、圣言与十字架。这是一把双刃利剑,一帖止痛剂,一头饿狮,一块能震碎铁锤的坚石,特别对那些横遭仇恨践踏,被不公正制度蹂躏迫害的人来说,则是自由与生命之源。
   今天,人们通常举行游行,竞技表演,跳彩衣舞,以纪念这位「圣洁的愚人」,他曾被剥光衣服,在大庭广众面前遭咒骂鞭打,最后被赶出城,悬挂在垃圾堆顶的一个木架上。蒂埃里的圣威廉(St. William of Thierry 1085-1148)把这叫做「圣洁的疯狂」,出于爱情的疯狂。这就是耶稣。这就是天主,祂是那样的亲近世界上不幸的人:饥饿的人群,萨拉热窝(Sarejevo)遭轰炸的人群,非洲遭邻国民族乱砍乱杀的人群,南非遭霍乱、污水,以及官僚主义的危害正在缓慢死亡的人群,每座城市露宿街头的人群,以及被社会、文明,甚至宗教团体排挤的人群。
基督这位因真理而疯狂的圣洁愚人,承袭了先知和神秘主义的古老传统,他为所有人赎罪,不让我们继续留在这个真正疯狂的制度中:麻木不仁、敌视陌生人和穷人、害怕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十字架在大声疾呼:我们的宗教就是要把这个世界从十字架上解救下来,抵制不必要的痛苦和耻辱,同情那些陷于民族主义泥掉的人。有人只顾宣传他们的主张,而不提升激励人心,和实行真正的敬礼。十字架决不容忍任何人遭到灭亡,而信徒却耗费钱财、时间和精力建造楼宇,争论环境问题目和神修的方法。
   这一周将深深地撼动这个世界,也撼动我们,打破我们的自满情绪和虚假的虔诚。动摇我们心中或言行中可能仍存任何自以为是的感觉。天主一直了解这点的,所以要来到我们之中,和当时最穷苦的、最无望的人在一起。
   有哀祷的古老圣咏:「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为什么舍弃了我?」在祷文中让人感到可怕是,人们不知道彼此做了什么,不知道他人经验到什么。这是令人痛苦的,当有人把别人的生命视同儿戏,或者是可以随意处置或毁坏时,如何还能心安理得?这里不只是肉体的,尤其是精神的痛苦,人们嘲笑和亵渎天主,他们自己不肯解救,却呼叫天主来救我们!被折磨者同时也被剥夺了一切,已经没有任何尊严。
   唯一能做的便是希望:可以出乎常情地,甚至肆无忌惮地向天主提出希望:「我要在众弟兄中宣扬祢的名字;在与会者中间,我要赞颂祢。」「敬畏上主的人,请赞颂祂;你们雅各布布伯的众子孙,请光荣祂。」最终使我们终于恢复人的尊严的,是在我们遭受折磨,伤痕累累,甚至被粗野地夺走性命时,仍然为我们所敬拜、事奉、服从、颂扬和光荣的那一位。受苦的人应当记住,天主离他们并不远,天主就是他们的救援。他们和耶稣一样,在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的时候,已被交在天主的手里。
   第二篇读经取自斐理伯书提醒我们当有的态度,那就是基督的态度。耶稣关于天主的国即将来临的讯息,耶稣与公开的罪人、不符合社会规范的人为伍,以及他对所有人的宽恕,与众人和好,已使他进到这一境地:「他空虚自己,取了奴仆的形体,与人相似,形状也一见如人,他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这样的空虚自己,贬抑自己,谦逊听命,才是天主光荣耶稣的根源。天主举扬了他,赐给他一个名字,这个光荣天主的名字,才使我们,和耶稣一起,成为了天主的子女。这个名字在天上、地下、大海,和所有人的心中,激荡回响,所有的受造物都要大声高呼:「耶稣基督是主!」这就是这个苦难主日的全部内容。而我们的使命是:和耶稣在一起,和他同死。
   本周得为我们的信仰站出来说话。如果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就要相信穷人,相信那些忍受世间不义的人。二者无法割裂。我们必须诵读耶稣的苦难史,听到人们在耶稣身上对天主所做的令人恐惧和毁灭的一切,和听到在今天世界中对于他人所遭受的激起同样的惊恐及战栗  不管是我们自己所为,还是允许他人以我们的名义所为,都是与别人合谋所致,或者我们没有加以阻拦的行径。
   作为九十年代的基督信徒,我们今天诵读耶稣的苦难史,已不能仅仅着眼于加里肋亚纳匝肋的先知耶稣的个人经历,必须同时关注当前的天主选民,这世上的受苦人。十字架既是死亡的像征,也是生命的像征。我们以十字架的记号为标志,受十字架的祝福,因十字架而命名。我们在别人的额头上、手上,希望也能在心上,画上了它的记号。耶稣的空虚自己、听命,在痛苦、不义、仇恨,和暴力之下孕育生命。耶稣的,以及我们的痛苦,能给世界带来救赎。天主的国进入这个世界的工程和斗争中,有我们的一份。
   苦难主日的意义,只能是为生命、为真理、为天主的光荣,为穷人,也为这世上实现善的统治而受苦。像耶稣背起他的十字架一样,我们也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背到全世界,背到不义的受害者面前,作为希望和自由的标志;也背到作恶的人面前,作为正义和审判的标志。「欢喜踊跃吧」,玛窦福音对我们说,「几时人为了我而辱骂迫害你们,捏造一切坏话毁谤你们,你们是有福的。你们欢喜踊跃吧!」(玛五11-12)
   玛窦福音中有关耶稣被负卖,被考验,被杀的叙述很简短。首先,出卖只换得三十块银元。然后是进餐,庆祝逾越节。耶稣一开始便宣布他们中有一个要出卖他,承认是犹达斯。餐宴继续进行。擘开饼,并且分食了。祝圣了酒,也分享了。但是耶稣不吃也不喝;他在等待天国的新酒。之后,他们出去到橄榄山祈祷。耶稣提醒他们,他们的信德要动摇,打击牧人时,羊群就要失散;但以后,他复活后,要在他们之前到达加里肋亚。伯多禄鲁莽地自夸他自身的力量,而耶稣告诉他,天亮以前,要三次否认主。
   耶稣开始祈祷,邀请人 ── 尤其是伯多禄、雅各布布伯,和若望 ── 同他一起祈祷。他体验到了忧闷和恐怖,他的心忧闷得要死,俯伏在天主面前祈求:「我父,若是可能,就让这杯离开我吧!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的意愿。」他这样祈求了三次,也三次来到他的朋友面前,他们都睡着了。他是孤单的。犹达斯来到山园,用拥抱和亲吻出卖了他。接着,便是一阵混战,有一个仆役被削去一只耳朵。耶稣的话非常严厉:「把你的剑放回原处;因为凡持剑的人,必死在剑下。」耶稣以全副精力对抗罪恶,却从不使用暴力,只以说实话和他临在的力量对抗。他如同盗贼、先知被抓走,只有他被抓走。
   在大司祭盖法审讯时,耶稣宣告:「从此你们将要看见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边,乘着天上的云彩降来。」他被控为亵渎,并被判死罪。他遭受唾污、鞭打和羞辱,还被嘲弄和捆绑,如同先知、默西亚所遭受的。在外面,伯多禄正在竭力否认认识耶稣。当他与耶稣的目光相遇时,便出去痛哭了,从此,便不出现在故事中。
   耶稣被押解往比拉多处,犹达斯后悔了,他想退还那些银元。他承认犯了罪,但被拒绝了,于是上吊而死。他也从故事中消失,除了作为一种回忆。耶稣站在比拉多的面前,保持沉默。有一条规矩,在节日要释放一名囚犯。选择:释放杀人犯巴拉巴,或是生命的先知,耶稣?甚至比拉多的妻子也做了个关于耶稣的梦,她敦促丈夫,千万不要插手这个人的死亡之事。耶稣即使在梦中,也使人感到不安。然而人群喊叫着:「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害怕暴乱;全城都挤满了民众,他承担不了这个责任。人群狂呼着,简直像群暴民。于是责任落到了群众身上,比拉多当众洗手,表示这事与他没有关系。耶稣被交到士兵手中,公开受到鞭答:包着铁尖的皮鞭抽打得血肉模糊。随后又给他裹上一件士兵穿的外衣,戴上茨冠。他受尽折磨凌辱,最后带去钉在十字架上。
   有一个征募来服役的人帮助耶稣背十字架,他是基勒乃人,名叫西满。然后,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他的衣服被创子手们瓜分。在他的头顶上,钉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这是耶稣,犹太人的君王」是「这是耶稣,来自加里肋亚纳匝肋的先知」令人敬畏的增补。群众戏弄他,要他展示神力,以拯救他自己。可是,他的门徒们在哪里?他的朋友、追随者在哪儿呢?那些他治愈过、宽恕过的人呢?他们都在何处?他们都躲藏到哪里去了呢?
   耶稣「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的呼唤是他的祷词。大地震动,圣殿中的帐幔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发生了地震。士兵们惊恐万分,有人发出属于玛窦团体的信德的呼喊:「这人真是天主子!」耶稣死了。
   许多妇女,其中有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布布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雅各布布伯和若望的母亲玛利亚,和阿黎玛特雅的若瑟,卸下了圣尸,裹好了脸布,放进了坟墓。有两位妇女留了下来,面对坟墓坐在那里守着。坟墓由卫兵看护,因为有些人记起了耶稣说过要复活的话。坟墓上有罗马总督府的封条。耶稣隐入了地下。
耶稣的道路就是十字架的道路,导致被抛弃、不义、牺牲,最后死亡。生命是我们唯一可以献给天主的作为朝拜,作为我们互相关爱的礼物。这一周,我们把它收敛,捧在手中,把它献出,和耶稣及基督的奥体教会一起,奉还给天主圣父,并借着圣神的德能,祈祷:
   上主,請勿遠離我們;我的救援,請速來救助我們。我們要向兄弟姊妹們宣揚你的名字;我們要在集會中,頌揚祢;敬畏上主的人,頌揚祂;你們所有耶穌基督的後裔,光榮天主吧!
我们应当有基督的态度。这一周,在聆听和讲述耶稣的故事时,要学习如何空虚自己。这个充满危险的故事;对信者来说,它就是复活。
林思川《台北思高》(YA)玛窦叙述的「耶稣受难史」
福音:玛二六14 - 二七66
玛窦叙述的「耶稣受难史」
   信仰团体每年都在圣枝主日聆听耶稣受难的故事,今年是礼仪年甲年,在主日弥撒中我们一起聆听玛窦叙述的耶稣受难史。虽然弥撒经本只选读玛二六14 -二七66的经文,但本文则将由玛二六1开始提供诠释,因为事实上耶稣受难故事由玛二六1就已开始。由于整段经文篇幅过长,而这个专栏篇幅有限,因此我们只能按着叙述脉络分段,说明这些段落的基本意义,并依情况附上一些神修性的反省。
公议会的决议(二六1-5)
   玛窦以「耶稣讲完了这一切话」开始整个苦难叙述,这句话的意思不仅表达耶稣结束了「末世言论」(玛二四-二五),更指现在祂已结束在世上一切的公开谈话以及对门徒们的教导,祂所说过的一切话都将在苦难中实现,就如祂在世上生活时所曾经说过的。
   司祭长和民间长老所组成的公议会决议杀害耶稣,但是由于他们害怕民众阻挠(玛二一46),因此决定用诡计暗中捉拿耶稣,并加以杀害。这个阴谋由于犹达斯的帮助(14-16)而得以实现;因为犹太民众常在重大庆节中引发暴动,因此他们小心避免在庆节之内实行捉拿耶稣的阴谋。
伯达尼的晚宴(二六6-13)
   在上述的引言之后,福音接着叙述耶稣在伯达尼癞病人西满家里参加晚宴。一位妇女拿着一瓶贵重的香液倒在耶稣的头上,引发了门徒们的不满。耶稣藉此机会教导门徒,他们应该不断地照顾穷苦弟兄姊妹;但是这个妇女在这个时候所做的行动,却是预先宣告耶稣的死亡,而且在耶稣真正死亡时,人们将来不及敷抹耶稣的遗体。耶稣并且预言,基督徒日后宣讲福音时,整个教会都将纪念这个妇女充满爱情的行动。
犹达斯设计将耶稣交出(二六14-16)
   与这个妇女充满爱情的行动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属于耶稣最亲密的门徒团体成员的犹达斯(玛十4)竟然前去见司祭长,愿意为了金钱而把耶稣交在敌人手中。犹达斯交出耶稣所得到的报酬是三十银钱,这个数字的金钱表达对天主的轻慢(参阅:匝十一12)。一般人常常说犹达斯「出卖」耶稣,其实此处的经文所采用的希腊字原意是「交出」,这个词汇使人想起耶稣多次预言的:人子将按着天主的计划被交在人的手中(参阅:十七22;二十19;二六24-25)。由此可以清楚的看出,整个事件其实是天主的计划。
最后晚餐(二六17-29)
(1)準備(二六17-19)
   无酵节是一连庆祝七天的重大节日,当时恰好和逾越节重迭,因此成为一个双重的节日。逾越节晚餐通常是一个家庭、或者十二至十五人左右的团体性庆祝,耶稣和他的门徒们刚好形成一个这样的节庆团体。在准备晚餐的情景中,耶稣明显的被突显为这个家庭的主人,其他人的姓名则完全没有提及,对基督徒团体而言,由于是圣体圣事的建立,因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耶稣身上。
(2)耶穌預言將被出賣(二六20-25)
   虽然前面的经文已经提过犹达斯计划把耶稣交出去,但在最后晚餐中耶稣则更让人印象深刻的预言了这个事情。耶稣的话显示自己知道将发生的事,但强调真正把耶稣交在人手中的,却是天主的计划,而且经上早已记载。然而让人震惊的却是,一个和耶稣同食共饮的门徒竟然是这个阴谋的执行者,甚至他也和其他门徒一样虚假的问耶稣:「辣彼,难道是我吗?」(25)
(3)建立聖體聖事(二六26-29)
   最后晚餐的最高峰是耶稣建立圣体圣事,在这个礼仪中基督徒发现了他们新的逾越庆典。福音并没有叙述这个晚餐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而只是记下对基督徒团体最有意义的内容,耶稣的手势清楚地表达所做的特殊事件,祂有如一个犹太家长擘开饼、祝福饼,并分给门徒们,这个行动显示团体的建立。耶稣自己并没有吃这个饼,因为这个饼具有特殊的意义:「这是我的身体」。经由耶稣所擘开并且分给门徒的饼就是祂的身体,得到这个饼的人就是分享祂的生命。因此,「这是我的身体」这句话就是指着耶稣的死亡而说的,这个死亡是为了门徒也是为了「众人」;就如耶稣祝福杯的时候所说的话,所表达的一样。耶稣所分施的饼也就是门徒们应该分施的饼,是一个真实的记号,表达十字架死亡的事件,是门徒团体真正分享耶稣生命的记号。
   接着耶稣祝福杯,并把杯递给门徒们喝。耶稣对于杯的祝福语赋予整个事件特殊的神圣意义:耶稣的血是为许多人所洒下的「盟约之血」,这个盟约之血反映天主在西乃山上透过梅瑟和以色列子民所订定盟约的情景(参阅:出二四4-8)。这个盟约的概念现在转嫁到耶稣的血腥死亡事件上,天主和以色列子民所立定的盟约,现在以新的、决定性的方式得到了实现。透过耶稣的血,西乃山上的古老盟约得到圆满实现,末世性的「新约」在耶稣所洒的血中成为事实。
   耶稣由眼前的事件看见未来,祂将在天主国中和团体一起共享盛宴。这些话再次显示耶稣知道眼前的死亡,祂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确切地告诉门徒们,祂将不再饮用葡萄树的出产,而是将在天父的国内喝「新酒」。这个「新酒」预告了一个即将来临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完全不同。基督徒在感恩礼中共享的餐宴,就是将来所有得救者在天国内共享圆满盛宴的具体象征。
前往橄榄山途中对门徒们的教导(二六30-31)
   晚餐后耶稣和门徒们前往橄榄山,在路上预言门徒们将会四处逃散,以及伯多禄将会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面对这样的预言,伯多禄和其他的门徒都强调将跟随耶稣到底。耶稣也预言自己必将复活,同时在他们之前会到加里肋亚去。
   耶稣的预言在后来都一一实现,当祂被捕时门徒们都四处逃散(二六56),而当祂在公议会被审判的时候,伯多禄也真的在鸡叫之前三次否认祂(二六69-75)。这一切再次证明,耶稣预先知道在祂身上发生的一切事,祂完全为了服从天父的旨意而接受了一切。
耶稣在革责玛尼庄园祈祷(二六36-46)
   耶稣在革责玛尼庄园中的祈祷分成两个段落:祂首先祈求天父,若是可能便免去这个死亡之杯;但接着立刻便说,如果不可能,便希望承行天父的旨意。这个祈祷显示耶稣将自己完全交托在天父的旨意中,是天主经中「愿你的旨意承行」的最佳典模范。
   耶稣也要求门徒们和祂一起醒寤祈祷,教导门徒们有些诱惑超过人的力量,即使「人的心神愿意,但是肉体却软弱。」(41)这里再次清楚地反应天主经中的祈求:「求?使我们免陷于诱惑」。
   在山园祈祷中,耶稣面对死亡感到恐惧与害怕,这一点清楚的显示出耶稣的人性。初期教会借着这样的描绘,使耶稣完全信赖天父的祈祷,成为基督徒团体面对困难与诱惑时最好的榜样。
耶稣被捕(二六47-56)
   玛窦用三个场景来叙述耶稣被捕的经过:首先是犹达斯带领了军队来逮捕耶稣(47-50),接着,耶稣的一个同伴用剑砍伤了军队中的一个人以及耶稣的反应(51-54),最后一幕是耶稣对群众所讲的话以及门徒们四处逃散(55-56)。
   犹达斯以朋友之间互相问候的「亲吻」作为出卖耶稣的记号,并且问候耶稣为「辣彼」;耶稣则非常心痛的响应他,称他为「朋友」,这个称呼使人想起在最后晚餐中亲密的情景。有人尝试保护耶稣,耶稣却严厉的制止,并且说明天上的一切天军原本都在祂的指挥之下。耶稣明确地拒绝任何抗拒与暴力,并且强调这一切是为了应验经上的话,为了实现天父的旨意。
   耶稣最后对群众们的话是一种责斥,说明祂天天坐在他们中间教导他们,却没有人捉拿祂,现在却在「夜里」带着武器像捉拿强盗般的来逮捕祂,这段话象征人子苦难的开始正是黑夜时辰的开始,在这黑暗的时刻门徒们全都撇下耶稣逃跑了。
耶稣在公议会前受审(二六57-68)
   耶稣在大司祭的庭院中接受审判,这个情景有如公议会的法庭,公议会是由七十二位成员组成的犹太最高司法当局,由大司祭作主席;审判的问题集中在澄清耶稣的「身分」。犹太法庭中最重要的是证人的证词,但是在耶稣受审的事件中却没有真正的见证人,只有一些伪造的假见证:「这人曾经说过:我能拆毁天主的圣殿,在三天内我能把它重建起来。」(61)这个有关圣殿的话语使人想起耶稣曾经做过的「清洁圣殿」的行动,这个先知性的行动大概是真正促成犹太人最后决定杀死耶稣的主要原因。耶稣面对一切假见证不发一言,即使大司祭要求祂,祂也不出声。
   大司祭最后对耶稣说:「我因生活的天主,起誓命你告诉我们:你是不是默西亚,天主之子?」(63)面对大司祭隆重的问话,耶稣不得不回答,承认自己是默西亚,并且加上一些说明,耶稣清楚表达对于自己身份的认知,并且警告公议会将在最后的审判中遭到严厉的惩罚。耶稣清楚地显示,祂相信天主即将把一切正义归还给祂,祂将被天主高举,成为真正的审判者。
   耶稣承认自己是默西亚,使整个审判的情况彻底的翻转。大司祭认为耶稣发言亵渎天主,不但透过明显的行动「撕裂自己的衣服」,清楚表达这个感受,并且透过明白的言语说了这一切。整个判决就因此而定案,耶稣被判死刑;在场的群众也都尽其可能的戏弄、耻笑耶稣。
伯多禄三次否认耶稣(二六69-75)

   当耶稣在大司祭庭院中受审的时候,坐在庭院外的伯多禄三次否认了耶稣:他首先否认属于耶稣的团体,接着发誓不认识耶稣,最后甚至是诅咒性的发誓:「我不认识这个人。」(74)伯多禄当然是罪过深重,对耶稣不忠,拒绝属于耶稣的团体,并严重的宣发虚誓;但同样的,他的悔恨也十分恳切,当鸡一叫的时候,他想起耶稣的话「就伤心痛哭起来」(75)。
   对信仰团体而言,伯多禄否认耶稣的故事一方面是一个严重的警告:不可只依靠自己的力量,自认为可以抵抗一切诱惑的危险;另一方面也是恳切的安慰:跌倒时不用害怕,应该立刻悔改、寻求宽恕,因为耶稣的血已经为我们赎回了一切罪过的补偿。
耶稣被交给比拉多(二七1-2)
   天亮时,公议会决议将耶稣解送给罗马总督比拉多,使祂接受罗马政府正式的审判,因为,只有罗马总督才有判定罪犯死刑与执行死刑的权利。
犹达斯的结局(二七3-10)
   福音在此插入报导犹达斯的结局。玛窦刚叙述了伯多禄否认耶稣,立刻在此接着讲述犹达斯因自己的行为而后悔,目的在将这两个门徒不同的反应呈现在基督徒团体的眼前:他们当中一个伤心痛哭,另外一个则在绝望中上吊自杀。
   犹达斯死亡情景当然是惊悚恐怖的,但真正重要的是他承认自己的罪过:「我出卖了无辜的血,犯了罪了!」他的自白再次显示耶稣的无罪,玛窦在此再次运用了一贯的手法,说明犹达斯的结局应验圣经的话,说明一切都在天主的手里。
耶稣在比拉多前受审(二七11-26)
(1) 對於耶穌的控告與審判(二七11-14)
   耶稣站在罗马总督前受审。在罗马法庭上司祭长和长老们指控耶稣:宣称是「犹太人的君王」,意图使罗马总督认定耶稣为一个政治性的暴乱领袖。面对罗马总督的审问:「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回答说:「是你说的!」这个答复一方面显示耶稣的高度意识,不接受人们把祂当作政治性的犯人;但另一方面也表达相当的保留,避免明确地将宗教性的语言加诸自己身上。
   面对其他的控告,耶稣保持沉默不发一言,这个态度让罗马总督大为惊讶。玛窦这样的笔法使熟习圣经的读者想起受苦的义人(参阅:咏三八13-15;智二18),或上主受苦仆人诗歌中的代人赎罪的上主仆人(参阅:依五三7)。
(2) 比拉多嘗試釋放耶穌(二七15-23)
   比拉多内心应该已断定,人们出于忌妒而诬告耶稣,他们对耶稣的控告毫无根据,因此愿意利用在逾越节施行特赦的传统释放耶稣。耶稣因此和当时的一个囚犯巴辣巴同时被呈现在群众面前,比拉多大概原本认为,在群众心目中耶稣的地位高过巴辣巴。然而,对跟随耶稣的人而言,这却是一个非常痛心的景象,因为他们的和平君王默西亚竟被比拉多拿来和这个暴力罪犯相提并论。
   玛窦在这里又安置了另外一段插曲:比拉多的妻子派人来告诉他不要干涉耶稣的事,因为她在梦中受到许多痛苦。这个插入的叙述再次证明耶稣的无罪。

   比拉多愿意释放耶稣的努力却遭到大司祭和长老们的破坏,这些犹太领袖大概认定耶稣是假先知,必须从以色列中除掉,因此煽动群众向比拉多要求释放巴辣巴,并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
(3) 判決耶穌死刑(二七24-26)
   比拉多看见情况更为混乱,担心真的失控,遂向群众妥协,将耶稣交出被钉死。他透过洗手象征自己不负任何罪债,而当时聚集的全体群众为了达到目的也不惜说:「他的血归在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25)这个情况显示,当时的司祭长以及长老们按着犹太思想认为这是合乎「正义」的。
耶稣被当作犹太人的君王戏弄(二七27-31)
在耶稣被判死刑,被带去钉死的期间,遭受到兵士们的戏弄。他们不仅给耶稣披上紫红袍,并给祂戴上莿冠,以芦苇当令牌放在耶稣手中,向祂嘲弄呼喊:「犹太人的君王,万岁!」这话预先显示了后来罗马人给耶稣宣判的罪状(37)。
十字架「苦路」与「被钉」十字架(二七31-44)
   根据罗马刑罚,被判十字架死刑的犯人在被带往刑场的路上,身体都会遭受残酷的折磨。玛窦福音略去这些细节,只提及影射圣咏二二及六九篇的情况:人们强迫耶稣喝「苦艾调和的酒」,并「拈阄瓜分的他的衣服」;此外也报导基勒乃人西满帮助耶稣背十字架、耶稣的罪状牌、和耶稣被钉在两个强盗中间等细节。比较详细报导的是耶稣在十字架上遭受不同人群的耻笑:路过的人(39-40)、司祭长和经师与长老们(41-43)和一位与祂同钉的强盗(44)。这些言语不但耻笑耶稣的无能,也侮辱耶稣所宣告的救援(42)。被钉的默西亚最后的哀嚎(46),充分表达了身心灵所遭受的极度磨难。
耶稣的死亡及其效果(二七45-56)
   这段经文以耶稣的死亡(50)为中心。在祂死亡之前发生三个事件:「从第六时辰起直到第九时辰,遍地都黑暗了」(45);耶稣于第九时辰,在极度孤独下哭喊:「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46);以及在场的群众对这一切现象的误解,并递上酸醋(47-49)。而在耶稣死亡之后同样发生三个事件:「圣所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大地震动、岩石崩裂」(51);「坟墓自开,许多长眠的圣者复活,并在圣城中显现」(52-53);以及百夫长和看守的兵士们宣认耶稣是「天主子」(54)。
   玛窦的叙述显示耶稣的死亡是整个苦难的高峰,也是决定性的转折点,在耶稣死亡之时决定性的转变就已实现:世人的耻笑侮辱转变为天主宣称耶稣为义;耶稣表面上的无能与被天主遗弃的感受转变为耶稣大能的显现、以及祂永远与天主同在;耶稣的死亡转变为永远生命的起源。
   耶稣被钉死亡时,有一些妇女从远处观看(55-56),他们也是后来协助埋葬耶稣以及再次前来拜访坟墓的人(61)。这些妇女们的忠实和门徒们四处逃散的表现形成强烈对比,因此初期教会充满敬意地妥当保存了这个记忆。
埋葬耶稣(二七57-61)
   玛窦叙述一个成为耶稣门徒的富人 ─ 阿黎玛特雅的若瑟,勇敢地前去向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并将祂葬在本来为自己预备的坟墓中。对被钉死的耶稣而言,这是最大的光荣,因为通常遭受十字架死刑的尸体都被任意丢弃在集体坟场中。
   耶稣的坟墓成为日后基督徒朝拜的圣地,因为若瑟埋葬耶稣时有一些妇女「对着坟墓坐着」(61),她们成为日后指证耶稣坟墓所在的证人。今日耶路撒冷的「耶稣圣墓」,吸引无数基督徒前往朝圣,这个圣墓是非常真实可靠的,最近人们在其附近发现了许多第一世纪犹太人的坟墓,在多重比较研究之下,更增加了耶稣圣墓的可信度。
罗马军队看守坟墓(二七62-66)
   玛窦版的苦难叙述最后加了一个独特的报导,犹太领袖要求罗马总督派兵把守耶稣的坟墓,这段经文在玛二八11-15还有后续的发展,大概说明当时人们对于耶稣复活的怀疑态度,以及基督徒团体的辩驳。
   司祭长和法利塞人称耶稣是「骗子」(63),说明他们认为耶稣是「假先知」,常常迷惑群众。所谓「最后的骗局」把人的目光预先导引到复活后的时光。「第一次骗局」由耶稣在世上生活时开始,「最后的骗局」则是由门徒们借着宣讲「耶稣由死亡中复活」而展开。犹太领导当局认为这是「更坏的情况」,因为影响范围更大,甚至许多犹太人也接受了基督信仰。这个「更坏的情况」却是今日普世基督徒最大的喜讯与希望之所在。

关键词: 《日日新》苦难圣枝主日 

上一篇: 《香港思高》苦难主日

下一篇: 基督苦难主日 梁展熙《古经今读》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