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爷

2017-04-10 10:40:08 | 作者:胡文义 | 来源:《信德报》2017年4月2日,13期(总第717期)

    我的大爷叫胡玉美,1972年去世,享年93岁。他一生侍奉天主,服务教会,为教会做出过很大贡献。
    我村原大堂始建于1906年,他那时正值年富力强的年龄。建大堂的梁檩、门窗等所有木料,都是他一人购进的。大堂的设计师将建设所用木料的规格尺寸统统交给他。怀着一颗赤诚的心,他不辞辛苦,深入到东北大兴安岭森林腹地,爬山越岭,精心拣选松木,逐棵验收,将大树采伐锯截成毛料后,拖运出森林,经几次水陆运输到济南洛口码头,再从洛口装大船十余艘,浩浩荡荡,顺黄河逆流而上运到翟庄,几经辗转运到胡庄。此次采购运输历时八个多月,其艰辛程度不言而喻。神父很是感激他,安排他去青岛修养,他婉言谢绝,全身心扑在圣堂建设上,吃住在工地。
    大爷对待继母像亲娘一样,每次回家,总是先要去看望,坐在她的床头嘘寒问暖,临走时将自己的烟叶全倒在继母的烟筐里。分家时照了全家福,一大家子近30口,照片保留至今,这也是唯一能看到大爷真容的照片了。
    1939年,大爷年事已高,不能再为堂里服务了。回家来操办的第一件大事,是庆贺他二儿子文德晋铎,在后园子里满满摆了几十桌,神父教友都前来参加庆贺。 之后,文德神父在临清传教,被日寇逼死。大爷全心依赖天主,一切听天主的安排,两个儿子英年早逝,他无怨无悔,一切听从天主的圣意。
    1947年胡家在石峡续家谱,前后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和兴进爷爷、玉谱二大爷代表胡庄参加。后来,自己用毛笔抄了一大张家谱存放。我在平阴上学回家时,他曾展示给我看。他说:按从前,你现在是秀才了,不能叫你小名了。从那以后叫我文义。
    解放后,胡庄教堂及神父用房也当成粮库。大爷心情难过,常常以泪拭面。文革期间,有领导劝他脱离天主教,大爷大声向其讲述天主耶稣、天堂天国等天主教的道理,使来者插不上话,十分难堪,说:这老头真是顽固不化,花岗岩脑子。
    大爷珍藏有一顶红顶帽子,也不知是什么功名。他弹的一手好古筝,常在院子里消夏,因我还不懂乐谱,不知弹的什么曲调。他是胡庄教会第一代音乐会成员,吹管子,声音强劲有力。 大爷热衷传教事业,曾在禹城教授经文,还驱过魔。他知识丰富,常在堂里分享福音,声音洪亮,受到教友的尊敬。
    胡庄大堂失火后,他每次出门,都不忍心向大堂的方向看。那里倾注了多少老人的心血啊!老人家悲痛的心情谁能理解?大爷德高望重,在当时就是乡绅名流,外地教友都知道胡庄有个美善人家。大爷言传身教,影响了三代人,远近教友都知道他的名字。

关键词: 传教 信仰 福传 

上一篇: 忆娘亲——一碗手擀面

下一篇: 我的至亲父母

延伸阅读:

意大利:遵循《福音的喜乐》精神欧里奥尼大家庭走向“传教皈依”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科院研讨会肯定传教士殉道精神

江西:抚州总铎区红海福传团炼灵月纪念已亡传教士神父

传信部的多米诺效应:鲁甘布瓦总主教出任秘书长、达尔托索蒙席为宗座传教善会主席

日本:前非洲传教士菊地功获任命为东京总主教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