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新》四旬期第五主日

2017-04-20 09:43:19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 来源:信德网

   我们怎样才能真正认识天主?这小段厄则克耳先知书正中核心,且非常正确:天主就是打开坟墓的那一位,把我们从坟墓里领出,使圣神注入我们内,让我们安居在自己的地域内。这是上主从最初给我们许下的承诺,而上主的承诺是真实可靠的。天主就是生命,生命就在于天主圣神在我们内。在死亡被粉碎,没有什么能够封住生命和圣神:没有任何东西!我们确知自己处在天主的临在之下。
   圣咏第一三零篇是身处急难,面临死亡和绝望时,仍对天主的仁慈满怀依恃的祈祷:「天主慈悲为怀,救赎心切。」没有一项犯罪和不义,是不可饶恕的。我们信赖上主,「胜于更夫待旦」。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一同等待上主之言发言。
   这两段经文对于引入复活拉匝禄的故事,是非常贴切的,也是复活奥迹的神学背景非常关键的伏笔。罗马书提醒我们,我们生活在天主圣神内,因为天主住在我们内,而我们完全属于天主。我们的身体已死于罪恶,但我们的神魂却赖正义而生活。那使基督从死者中复活的,也必要藉那位在我们内的圣神,使我们有死的身体复活。
   然而,我们的身体已经复活了,用我们的心灵、言行和生活吟唱、歌颂。这是如此的基本,然而我们中许多人的行为却好像只是活着而已。我们应该生活在圣神内,不要象是我们已经进入坟墓。圣父对耶稣所做的一切,在圣洗圣事中也为我们而做了,这对所有的生活于基督内的人来说,是永不间断的经历。如同圣咏作者一样,我们也在呼唤希望。从罪恶、痛苦、不正义、死亡和暴力的深渊中,我们依恃天主,向祂呼求生命的圆满。
   若望福音第十一章,是整部若望福音的中点,也是焦点。一切都归结于到这章,而后来的每件事都在耶稣表示他是谁和使命的话语光照之下得以了然:「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这是我们信仰的中心。耶稣公开地由死者中复活拉匝禄,好使门徒们和全城的人都能为天主的德能,为耶稣和圣父的关系作证,也为信者所信仰的作证。在耶稣身上,即使死亡也能被救赎。没有一样东西不服从于耶稣身上天主的德能:包括犯罪、暴力、不义、不信仰、作恶,甚至死亡。一切都要为生命的天主、复活、圣神服务。发生在拉匝禄身上的,也要发生在我们大家身上,首先在圣洗、坚振和圣体圣事中:然后要发生在基督内的整个生命中的每个时刻,最后,这一切要在我们死亡,并随同整个世界进入复活的时候,终臻完满。
   这一长段读经,为准备圣周的事件,是非常必要的。我们都将从死亡中复活  从犯罪、作恶,和死亡中解救出来 ── 被赋于圣神内的新生命,使大家张开神目。同时,这个生命将使许多人相信耶稣。
   故事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开始的。耶稣得到消息,拉匝禄病得快要死了,耶稣却故意拖延不去看他,任其死去。耶稣宣称,发生在拉匝禄  他所爱的朋友身上的事,将要事奉天主,彰显天主的光荣。福音上说得很清楚,耶稣爱玛尔大、她的妹妹玛利亚,和她们的兄弟拉匝禄的。他们是耶稣的朋友和门徒,属于耶稣的亲密圈子中人。然后,过了两天,耶稣不顾门徒们的反对,返回伯达尼去了。
   因为他们知道,就在附近的耶路撒冷,正等待着他的是:背叛,和企图用石头砸死他的人群。他们胆小、害怕、毫无把握。但耶稣告诉他们的是:拉匝禄睡着了,要去把叫醒他。他们不懂他的意思,于是他就明白告诉他们,拉匝禄死了。多默顺从地说:「我们也去,同他一起死吧!」这就是下两周要发生的事件的中心:我们明白我们正在说些什么和做些什么吗?
   他们到了伯达尼,听说拉匝禄被葬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消息传来,玛尔大飞跑来迎候耶稣。许多人口耳相传,耶稣回来安慰玛尔大和玛利亚。玛尔大遇见耶稣,立刻用这样的话责怪他:「若是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像天主求什么,天主必会赐给你。」她的话里有信德,也有非难、绝望,悲痛和绝望。耶稣回答她说:「你的兄弟必定要复活。」玛尔大说:「是的。那是在末日。」
   这是又一次,在面对忧伤、难过、死亡和茫然时,我们听到了一段神学性的对话。这是宣告、教诲,这是把所有候洗者和整个教会引领到拉匝禄的墓前。没有人了解耶稣的权能,或者他就是天主。因此耶稣宣布:「我是复活,我是生命;凡相信我的,虽然死了,仍然能活着;凡活着并相信我的,将永远不死。」这就是我们受洗的根源,我们领受、承诺献身于天主作为教会、基督的奥体的全部理由。这就是我们的信仰宣言,这个信仰在我们生命的每一天都要成长茁壮,并已铸成了模式:我们必须死于罪恶,葬于圣洗之水,即便在此刻,借着圣神使生命中得到复活。耶稣便问她:「你相信吗?」(这是向候洗者,也一再向我们提出的问题),而她以对耶稣的全部认识来回答:天主子、默西亚,以及和这些名号所表示的一切。
   于是她转身回家去找玛利亚,告诉她:「老师来了,他叫你。」玛利亚在路上与耶稣相遇,和玛尔大说一样的话:「主!若是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决不会死!」一大群人跟着她。耶稣看见她哭泣,还有同她在一起来的人也哭泣,便心神感伤,难过起来。这里描述了耶稣是如何面对死亡的。他问拉匝禄在哪里,他们答说:「你来,看吧!」(请注意:这是若望福音第一章中耶稣对跟随他,问他是谁的人所说的第一句话)人们的反应不一:「看,他是多么爱他啊!」有的则以略带嘲讽的口吻说:「这个开了瞎子眼睛的,岂不能使这人也不死幺?」耶稣心中又感伤起来。这番描述暗示了天主的力量,触动了耶稣的心,象是翻动了红海的水,就象是搅动了圣洗的水。圣神触动了我们。
   他们来到坟墓前,这是由一块大石堵住的洞穴。耶稣命令道:「挪开这块石头。」玛尔大不同意:「已经臭了,因为已有四天了。」耶稣再一次使她恢复信德。信仰表白是一回事,按信仰德行事,并把信德注进我们的心灵则是另一回事。说说可以,为此以我们的生命为担保,就不一样了。
   玛尔大被告知,如果她相信,就能见到天主的光荣。有人信了,挪开了石头。耶稣大声祈祷,使得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的权力来自何处  来自这位派遣他带来生命、消除死亡的天主。于是,他呼喊拉匝禄出来。拉匝禄听到了声音,天主的圣言。即使在死亡中,他依然听命服从。他的手脚都裹着脸布,耶稣命令门徒,「解开他,让他走吧!」拉匝禄从罪恶和死亡中恢复了自由,由一切束缚中恢复了自由。使他恢复自由、朝向新的生命的是信者团体。
   许多人见了耶稣所行的事,便信了他。然而我们知道,耶稣的行为也煽起了一些人对他的仇恨。把一个人从死亡中唤回 ── 打开坟墓,驱除腐臭 ── 既带给人们信仰、悔改和希望,也使人们起而反对圣神的生命。
   耶稣的行动,植根于对圣父的全心信赖,植根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 ── 在死亡中带来生命,在失望、迷悯、罪恶中带来复活。这是降生的风险,也是降生的荣耀,天主成了人,保存了自己的不朽,同时分担了我们的可朽坏性,就如同我们作为人,在这个世上,必须死亡一样。复活的生命现在就已开始,而在我们死亡之时达至圆满境界。
   似乎我们与耶稣的关系越亲密,他越是要求我们 ── 让我们受苦,以至死亡,好使别人能相信。我们与耶稣结合,领受复活生命的恩赐,倾心于上主的声音,与耶稣亲同步一致,以至人们要用对待耶稣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极其钟爱我们的天主,并不由人世间的死亡中拯救,却更好地免除我们因犯罪、不义、作恶而导致的死亡。
福音引发我们思考许多个人的问题:我们何时寻找耶稣,而他迟迟不来救助呢?我们会有什么感觉?发生什么呢?对于天主照顾我们的时间安排有何反应?我们对耶稣还有什么期望,尤其在我们难过、危急、哀伤、痛苦的时候?也许核心问题还在于耶稣对玛尔大说的话:「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相信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们相信这话吗?谁的死考验了我们对复活的信心?何时我们最难发信德?这时我们是否信任天主?我们现在是否已能全心地信赖天主,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我们的生活小圈子里发生什么?
索布里诺(Jon Sobrino)给他的朋友埃拉库(Ignacio Ellancuria)写了一封信。这位朋友在萨尔瓦多遭杀害时,索布里诺已经离开,这封信是在他朋友遇害后一年才写的。信中,索布里诺努力把埃拉库曾对他产生的影响,以及现在正影响着他的一切用言词表达出来。这封信部分是这样的:
   埃拉库,你留给我们的印像,或者,至少是你留给我的印像,就是你那非凡的能力可能让人惊羡;你那些弱点,又可能造成人们的困惑。然而我认为,埃拉古,我并没有被你倾倒,却也不曾感到你留下的对我是最为根本的东西,会有丝毫的黯淡:那就是,没有比对一个受苦的民族施以爱心更为重要,也没有比信仰更符合人性,更加富有人情味。这是我头脑里存留多年的东西,今天在你遇害一周年纪念的时侯,才说出来。我怀着病苦,但也有喜悦 ── 允其是感激。感谢你的爱心,埃拉库,也感谢你的信仰。
   埃拉库,耶稣会士,是我首批神学教师之一。那是讲授基督学的一班,很小的班级,只有六名学生。那个学期(四个月)内,推翻了我对天主的所有思想和概念。我一下子眩惑不已,封闭已久的心终于豁然开朗。从此,我在他的热情洋溢的讲课中,在他虔诚而富有探索精神的分析才能熏陶下,学会了研究问题。当听到他被杀的消息时,我的心像死了一般,感到从未有过的愤怒。听说他头颅被打开花而死,那是因为他的敌人觉得他的头脑太过危险。多少年来,他仍不停地在我思考、祈祷、研究问题时教导我,带来索布里诺讲论的仁慈和忠诚。是他的死深深地震憾了我的信德,不断向自己提出问题。我是否相信耶稣就是复活与生命吗?我相信凡信从耶稣的人,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耶稣的人,必永远不死吗?他的死使我的回答不再犹豫,更加坚定。我便得更加意识到生命的力量,也更清楚它在世人身上可能激起的反应:仇视、狂怒,以及图谋消灭信者肉体的同时,更加坚决地消灭信者言论带给世界的希望的那种疯狂意志。
   对拉匝禄的死,耶稣哭了。我们何时见过耶稣哭?什么使天主掉泪?是什么引发了耶稣的强烈感情?
   这与引发我们的感情和反应是否是一回事?我们是否相信,耶稣像爱拉匝禄、玛尔大、玛利亚一样地爱着我们?他有没有在我们的坟墓上为我们洒过眼泪?我们在坟墓里已有多长时间了 ── 四天吗?当天主呼唤我们走出坟墓,走进生命时,我们是否害怕?实际上更害怕的是,坟墓打开以后,我们的腐朽恶臭将向外完全暴露。我们在哪里曾于死亡中看到了天主的光荣?为什么耶稣没有阻止人们死亡?为什么天主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阻止罪恶和不义的发生?
   有的时候,我们最亲近的人的死,既试炼了我们的信德,也增强了我们的希望。信仰告诉我们,耶稣在他自己的死亡中,已完全克胜死亡。现在,我们和我们所珍爱的人的死亡,要在耶稣基督的死亡中,光荣天主。
   我们同耶稣立场一致地厌恶死亡,也和耶稣一样地依恃天主,就如耶稣向圣父祈求生命那样。耶稣的祈祷也是我们的祈祷:「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俯听了我。我本来知道你常常俯听我,但是,我说这话,是为了四周站立的群众,好叫他们信是你派遣了我。」我们是相信的,我们度过这四旬期的最后几周,进入圣周时,要说:「如果我们在基督内已死于自己,我们就必在他内进入新生命。」
   今天,要将(天主经)授予候洗者。耶稣在祈祷,我们经过实践,学会了怎样祈祷。在今天的读经中,耶稣祈祷采用的办法,是以等待、以将一切归光荣于天主、以让大家听到他对他父亲的信心、以玛尔大发问且再次呼唤她将信德之言付诸行动,是命令门徒帮他一起叫拉匝禄走出坟墓,解除他和所有人从死亡、暴力、罪恶,和本可以避免的痛苦的束缚。把拉匝禄叫出坟墓,唤至光明里的,是上主之言的声音。我们每天都能在圣经中、在彼此的信德中听到同样的「言」。我们必须不停地,毫不气馁地,坚持祈祷,使得天主的光荣在我们身上彰显,就像在耶稣基督身上彰显一样。
   有一个关于祈祷的古老犹太故事。我第一次听到后,就一直在脑际萦回,久久挥之不去。
   从前有一位善良而虔诚的犹太经师。赎罪节来临了,他整天为他的小会堂的信众斋戒、忏悔、祈祷。那天晚上是犹太年最神圣的晚上,他们都聚集在会堂里祈祷,祈求天主宽恕和怜悯,颂扬天主的望名。经师背对着信众,紧紧地笑着他那件祈祷专用的披肩,站在那里祈祷。他的祈祷虔敬且热切。他想那一天,全世界的犹太会堂都聚满了犹太信徒,他们的祷声将直升至圣上主台前。
   在祈祷中,他恳求天主给他一点征兆,以表明他为代表信众的祈求已蒙垂允。他一想到这并为此祈祷时,就使他大吃一惊:至圣者为什么要满全这样的请求,很可能会有很多的人都会有同样的希望?然而,几乎同时,他得到了答覆。就在此刻,他听到了天主的声音,清晰且如钟声般响亮:「让塔姆来献上你们的祈祷,我必仁慈地接纳你们全体到我心中,宽恕你们的一切,把我的怜悯降到你们身上。」然后,这一切,包括这种光照、感觉和声音,一下都消失了。经师仍背着信众,站在那里,独自祈祷着。
   然后,他转过身来,面向信众。他没有按礼仪的规定诵念代祷经,却大声叫道:「塔姆!塔姆!塔姆在哪儿?」他知道大家都在想些什么 ── 他自己几秒钟以前也想同样的事。为什么要塔姆呢?塔姆几乎从不来会堂。他穷,不识字,他需要拼命干工作,所以常常误了敬拜。他倒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但在社会上肯定没有什么地位。经师甚至都不太清楚塔姆是靠什么为生的。人们惊呆了,都不知所措。
   可怜的塔姆,那个神圣的晚上,正好在会堂里,也吓呆了。他全身发软,简直动弹不得。经师为什么不祈祷而呼叫他的名字呢?他遇到什么可怕的事呢?然而,会堂里的其他人认出了塔姆,经师向他们示意把塔姆带到会堂前面来。塔姆低下头,在经师面前站着,默不作声。
   经师大声对着塔姆说:「今天晚上我一直在为大家祈求上主的慈悯和宽恕,但我清楚地听到天主,愿祂的名受赞美,今晚对我说,我们都将得到宽恕,重新回到天主的心中;如果你能为我们祈祷,如果你能把你的祈祷为我们大家献给天主的话。」
   塔姆说不出话来。他怎么能祈祷呢?他甚至不会念书上的经文。但是经师仍坚持说,天主只有在塔姆为大家祈祷之后,才会在心中接纳全体信众,赏赐大家一年的祝福和恩宠。他必须为大家祈祷!塔姆终终于同意了。但是他望着经师说:「我得去拿我的祷文。」什么?经师想。你得去拿祷文?「那就去吧」,他说。
   塔姆沿过道挤开会众,奔出会堂。每个人都迷惑不解,会堂内乱成一片。塔姆住的地方并不远,离开会堂避门只隔一条小街。不多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当塔姆回到会堂站到前面,与经师一同祈祷时,会堂内又是一阵骚动。他站在大家的前头,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土罐。他把水罐高高举起,背对人群,向天主诉说道:「噢!至圣者啊!祢知道我不会祈祷,但我把我所有的都带来了。这个罐子装着我的泪水。每天深夜,即使很累的时候,我也要坐下努力向祢祈祷。那时想起我可怜的妻子和孩子们,他们没有干净衣服,可以穿了来参加敬拜,因此不好意思到会堂里来,因此我哭了。然后,我又想起所有挨饿的、要饭的,在会堂的台阶上、大街上,饱受风吹雨淋,悲惨又孤单,我又哭了。之后,天主啊!我又想起我们彼此所做的一切。我想起所有的粗龃龉、争吵、仇恨和战争,我想祢在哭,天主啊!祢看着我们这样地互相伤害,我知道祢一直在为我们哭泣。天主!我也为祢而哭,我们一定伤了祢的心,使祢如此难过。请收纳我的泪水吧!接受我的祈祷,让我们都重新回到祢的心中。祝福我们吧!因祢的仁慈和怜悯,宽恕我们吧!」
   于是,塔姆提起水罐,把他的泪水全部倒在会堂的地上。出现长久的沉默,接着,经师说话了,声音有点结巴:「天主垂听了塔姆,我们被宽恕了,再度成为天主的子民。让我们怀着感恩之心善度今年吧!」
人们开始欢唱,但大家平静地离开会堂。他们发誓决不忘记塔姆的祈祷,决不忘记他那个装泪水的土罐,决心下一年再不能发生那么多令人哭泣的事情。他们开始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塔姆和他的家庭,以及他的那些邻居。有的甚至与自己的仇人和好了。大家回家的时候,都在想天主的眼泪。
   今天,天主为一个朋友,他亲爱的拉匝禄的死而落泪。或许,他哭,由于门徒们的软弱和迟钝。或者他是为了玛尔大和玛利亚的责备而哭:「若是你在这里」,甚至都没有让他对朋友的痛苦和死亡,表示悲痛和哀悼。或者,是否他哭人们的心肠太硬,不管他做了什么,总要抱怨和挑剔?是不是他在哭死亡、哭罪恶、哭不义、哭他自己将面对的死,竟死在那些笃信天主然而却如此蔑视人的尊严,蔑视生命的「虔诚者」之手?是否他哭我们的缺乏热情,缺乏信德,而他又是多么希望看到我们终将完全相信他就是复活,他就是生命?
   天主今天仍在哭泣。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罪恶!有人对别人遭到摧残无动于衷,有人任意杀戮无辜,本可以避免的痛苦、饥馋、不合理的经济制度依然普遍存在,还有一些人看到别人死而复生反会感到不快,有人挺身而出给处于绝境的人们带来希望,却另有人密谋将其杀害。我们为太多的事情挥洒泪水。我们像耶稣一样被派遣站在坟墓前,用天主之言互相呼唤,互相松绑,使每个人重新获得自由。我们现在就生活在复活生命的信仰中,彼此鼓励。我们必须把我们的生命完全交付给天主的仁慈和圆满的救恩,才能像耶稣的好朋友拉匝禄那样,即使在死亡中,也能响应耶稣的呼唤,应声而出。基督的奥体,今天的教会,正向我们启示天主的光荣,我们现在就在为这个光荣而活着。
我们为所有亡者祈祷,以信德祈祷:
   主耶稣,祢像牧人保护羊群一样,引领我们到圣洗的水池边,免受一切伤害。现在请把我们领到通往祢光明之国的大道上,觅得幸福,要拭去一切泪痕。愿光荣归于你,从现在直到永远。阿们。
我们也为自己祈祷:
   主耶稣,祢由死者中复活拉匝禄的这个事件告诉我们:祢是生命的主宰,祢降来人间是为了带给我们更丰富的生命。藉着祢赋予生命之神,以信望爱三德充满我们,使我们永远与祢在一起,分享祢复活的光荣。祢是天主,永生永王。阿们。

关键词: 《日日新》四旬期第五主日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张春申《妙音送长风》洗礼庆典逾越奥迹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网友评论

匿名用户 2017-04-20 11:32:35
把拉匝禄叫出坟墓,唤至光明里的,是上主之言的声音。我们每天都能在圣经中、在彼此的信德中听到同样的「言」。我们必须不停地,毫不气馁地,坚持祈祷,使得天主的光荣在我们身上彰显,就像在耶稣基督身上彰显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