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婚姻的保鲜膜

2017-04-21 09:39:30 | 作者:茨冠德兰 | 来源:《信德报》2017年4月16日,15期(总第719期)

    我以为,我不会爱上我的老公。我们的婚礼是在父亲的灵柩前举行的,没有亲人的祝福,只有母亲柔弱的眼泪和父亲冰冷的灵柩。但是,我们的婚姻确是天作之合。
    那一年,因为另一个人,我只身来到石家庄,内心的彷徨和痛苦,真的是难以言喻,经张泽神父帮我分辨后告诉我,我的圣召就是婚姻,而我喜欢的人却在修院。于是,我跪下来祈祷:“主啊,求你给我安排一个你愿意的另一半吧”。
    离开石家庄,心是不甘的,于是,我买了去他家乡的汽车票,在那里,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这是一个老奉教的家庭,他们都像亲人一样待我。
    暑假马上就到了,我却没有等到我喜欢的人。带着满心的失望,临行时,我随口邀请刚认识的他有时间去景县玩儿,没想到他竟当了真。
    一天,我在敏姐家,对门的胜全找到我,说有个武强的小伙子到我家找我,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急匆匆往家里赶,一进门看到他在家里坐着。他是来提亲的,我的父母也很喜欢他,没过多久,我们就订了婚,爸妈都乐得合不拢嘴。
    订婚的两年内,我们分分合合好几次,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姑娘,不喜欢被约束,而他是个非常传统的男人,我们不见面会想念,见了面就会吵架。其实那时候我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我的心里还放不下那个喜欢的人,而他又是我对象的堂哥,我不知道见了面怎么去面对他。
    有一次我们大吵后,决定分手,本来老爸老妈已经在准备结婚的事宜,既然要分手,老爸就决定把留下做被褥的棉花卖掉,结果,在卖棉花的途中,三轮车翻到桥下,经过四天的住院治疗后,父亲还是离开了我们。
    在叔叔们做主下,我们在父亲的灵柩前举行了婚礼,我的心难过得抽搐。
    其实老公的家里也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因为我曾经喜欢他堂哥的事情,他们家里人都知道,只是老公一直坚持,我们才走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前几年的时间,我觉得无论怎么努力想让自己爱上老公,却做不到。无论怎样,我的心总有一个角落是空的。
    老公很爱我,但是我们还是吵吵闹闹,一度差点到离婚的地步,因为我清楚知道,无论老公怎样努力,怎样地宠我爱我,我仍然不能够爱上他。
    直到和老公一起到现在的公司,公司二楼的小圣堂成了我们的天堂。每天下班后,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去朝拜圣体,一起祈祷,一起唱歌,突然有一天,我心里那个空空的角落没有了,代之的是天主满满的爱,还有对老公的疼惜和爱。是的,那不是很多夫妻间相处久了而自然出现的亲情,那是爱,比之男女初相识时的爱更浓烈,更持久,更稳定。
    原来,我是可以爱上老公的,而这爱的根本,就是天主的爱。不是爱天主使我爱上了老公,而是承认被天主所爱,并且可以遇到主的爱并且也回应主的爱,自然而然地,我爱上了老公,并且这爱,是独一无二的,无可取代的。
    当一个家庭,经常在天主的爱内走动时,即使有风雨,也不会坍塌,因为天主是家庭的支柱,而不是夫妻或者子女。天主更是婚姻的保鲜膜,他会让夫妻的爱,家庭的爱,历久弥新。更重要的,这爱不会变质。

关键词: 天主 婚姻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美满的婚姻在于信德、爱与谦卑

延伸阅读:

利玛窦与天主和上帝之名的翻译

利玛窦与天主和上帝之名的翻译

山西:天主教山西修院85级寻根感恩之旅

慈悲天主在我家

要“追寻”天主,不要“追星”神父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