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展熙《古经今读》天主圣三节

2017-06-08 10:01:50 |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 来源:信德网

   上主(YHWH)是慈悲宽仁的天主,缓于发怒,富于慈爱信实
读经一:出谷纪 34:4-6,8-9
   今天的读经中的内容,不时被人引用,来指明天主慈悲的一面。可是,细心的读者马上会发现,礼仪略去了中间的一节(即第七节)。究竟把这一节放回去以后,对我们的天主形象有多大影响?
   此外,旧约整体来说,都是故事情节的发展。换言之,每句说话并非来自艰深的神学论文,而是有其事件背景。那么,又是甚么事件驱使上主说出今天读经中的说话?
33:1-34:9 --- 修复与上主之约的条件
   今天的读经,其实是截取自上主与梅瑟在33:1-34:9的对话中间的最后部分。这段对话的内容,主要是上主决定指派使者陪伴以民前行,而不再亲自陪同前往福地(33:1-6)。而梅瑟则一再央求上主回心转意,亲自同行(33:12-13)。至于何以上主突然要拂袖而去?这是因为以民较早前因梅瑟与上主会面时间太长而不耐烦,因而在亚郎 --- 梅瑟的兄长(见出6:20; 7:7) --- 的带领下制成金牛,并俯首叩拜(卅二章)。
   终于,梅瑟说服了上主(33:15-23)。上主要梅瑟为修复盟约做准备。在这两章中,地点的转移亦暗藏玄机。侯特曼指出(Houtman, 2000:680),金牛事件之后,上主怒火中烧,决定分道扬镳。此时,以民「离开曷勒布山」(33:6)。及至梅瑟说服上主之后,上主要梅瑟做准备时,以民在「山下」(见34:1-3)。最后,当一切都准备妥当时,梅瑟「上了西乃山」(34:4)。
   上主终于出现在梅瑟面前,并以行动来证明祂的美善 --- 「当我在你前呼喊『YHWH』名号时,我要使我的一切美善在你面前经过。我要恩待的就恩待,要怜悯的就怜悯」(33:19)。无论多大的罪,抑或是甚么样的罪,祂会宽恕。无论双方的关系如何破裂,都可弥补。不过,他们断断逃不过惩罚(34:6-7)。上主除了祂刚刚对梅瑟所说的一面 --- 恩待、怜悯 --- 之外,还有另一面 --- 惩罚(32:33-34)。
   在今天的读经中,开首数句会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上主并暗示,无论任何处境,祂都愿意主动修补祂与以色列之间的破裂关系(34:6-7a)。然而,礼仪略去的一节 --- 第七节 --- 的下半句却令读者顿感浑身不自在,从而不禁问起一个十分基本却缠绕神学直到今天的问题:上主的公义(justice)与慈悲(mercy)之间的平行点在哪?
   一方面,上主最后的决定确实说明了梅瑟真的是上主的好友(粤俚=死党),因而他再一次在上主面前冒险替以色列民出面,以保证在最后关头上主不会侧重公义而置慈悲于不顾,为免最终天主会消灭祂这「硬颈」的民族(见33:3;思高译:执拗,唯原文「קְשֵׁה־עֹרֶף」(qǝsheh-‘oreph)真的是「坚硬-颈项」的意思)。
   但另一方面,在上主对梅瑟所说的话中,祂表明了祂将来会对以色列做些甚么。以色列既要知道,上主对这民族是一心一意的,但同时他们亦要明白上主不会对邪恶之事视若无睹。祂不会就此一笔勾销(粤俚=粉笔字般擦去)。对上主来说,宽恕并不代表没有惩罚(见34:7b)。就算在上主与以色列修复盟约之后,以色列民曾膜拜金牛一事的阴影仍停留在他们身上(见32:34)。换言之,就算重新与上主立约之后,以色列民仍要处理天主极其宽宏的慈悲与祂的公义之间的张力。
   4节 --- 他[=梅瑟]便凿了两块石版,就像先前的;梅瑟清早起来,上了西乃山,
依照上主吩咐他的,手中拿着两块石版。
  [按:以上中译是按照《旧约》的希伯来文本(Masoretic Text,《玛素勒本》;cf. BHS);至于方括内者则是原文没有而因应中文语法而加上的。蓝色者则是与《思高》明显相异之处,可对比参考。亦有参考《圣经新译本》。至于内文之经文引用,因时间所限,未能修译,另有明示者除外。]
   原文在第二句中才指明动作的执行者。为求顺畅之故,几乎所有现代译本都把「梅瑟」移到第一句。但这里以忠于希伯来版本为原则,故上译。《撒玛黎雅五书》[即撒玛黎雅人使用的五书版本]则与现代译本一样,把名字移到第一句。《新拉丁通行本》则将之完全移除。
   5节 --- 上主在云中降来,出现在那里与他一起,祂便呼叫「上主」(YHWH)之名。
   6节 --- 上主在他面前经过,并呼叫:「YHWH!YHWH是既慈悲又宽厚的天主,缓于发怒,富于不渝之爱与忠诚,
   7节 --- 对千个世代的人都保持不渝之爱,释除过犯、反叛和罪过;但是祂决不豁免惩罚,父亲的过犯祂会追讨到子孙身上,直到三代四代。」
   随着上主降来,神现(theophany)正式开始。上主刚才与梅瑟一直对话(自卅二章起),既在地上(34:1-3),又在山上(32:31ff.)。现在祂则从天降来。
   侯特曼认为(707),六至七节是第五的解释,并使读者回忆起33:19a以及33:22。藏身于云中的上主,出现在梅瑟身旁,以33:22-23所述的方法出现:「当我的荣耀经过时,我把你放在盘石缝里,用我的手遮掩你,直到我过去。当我缩回我的手时,你将看见我的背后,但我的面容,却无法看见」。可以说,梅瑟看见的,大概只是一丝光线。作者强调的,似乎并非上主可见的临在,而是祂可听的临在。
   第六节所列举的上主的特性,基本上与33:19的大同小异。因此,紧接着的第七节上半部分中的内容亦属意料之内。上主在这句中所展现的宽厚,肯定与金牛事件不无关系。想不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过犯亦可得宽恕。不过这节的下半部分亦明白指出,尽管上主愿意修复盟约,但该受的罚却不可免去。这原则与上主在32:33-34中所述的吻合:「谁犯罪得罪我,我就把谁从我的册子上抹去。[…]在我惩罚之日,我必惩罚他们的罪」。可以说,《出》作者在第六至七节中尝试把上主的慈悲与公义放在一起。而这点,在跳过了第七节的礼仪选读中是感受不到的。
   8节 --- 梅瑟急忙俯伏在地朝拜,
9节 --- 说:「吾主啊!如果我真的在你眼中得宠,请吾主在我们中同行;这固然是个硬颈的百姓,但求你宽免我们的过犯和罪过,并收受我们[作为祢的产业]。」
梅瑟何以如此急赶呢?侯特曼认为(710),不外乎是因为他想打铁趁热,在上主未说别的其他说话时就赶紧示意认同和接受上主刚刚说完的一切,以免节外生枝。至于他回话的姿势,虽说向一个仍然在面前的人 --- 而非已然经过的(见6节) --- 俯首至地似乎更为合理,但由于作者在这段章节中用的似乎是象征性的语言较多,故侯特曼觉得我们亦无须过份执着于细节。
   梅瑟在第九节中所说的话,再度向上主求情。他当然是希望上主的慈悲会胜过祂的公义。毕竟,他自己对以色列人拜金牛一事亦愤怒万分(见32:25-35),而上主亦是出于祂的公义才决定不再与以色列人同行而只派使者随行。
而梅瑟这整个求情的程序(卅三至卅四章),包含了我们今天亦视之为却得恕谅的基本元素:愧疚(见33:4-6)、回心转意[到天主身边](33:10)、请求宽恕(34:9)。因此,上主重新与以色列民立约(34:10)。然而,在《出》中,宽恕似乎并不代表免去罪责。按侯特曼解释,宽恕的意思,其实是关系的修复。宽恕把罪过筑于天主与人之间的围墙推下。宽恕仍重新开始的先决条件(见耶31:31-34;厄下九至十章)。
愿上主祝福你,保护你!愿祂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祂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

关键词: 梁展熙《古经今读》天主圣三节 

上一篇: 《荒漠燃荆》雅威是慈悲宽仁的天主

下一篇: 天主圣三节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