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十二主日:巴克莱《玛窦福音》

2017-06-20 09:53:41

君王使者从惧怕中得释放
玛窦福音十章廿六至卅一节
   26.所以你们不要害怕你们,因为没有遮掩的事,将来不被揭露的;也没有隐藏事,将来不被揭露的;也没有隐藏的事,将来不被知道的。27.我在暗中给你们所说的,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报告出来,你们由耳中所听到的,要在屋顶上张扬出来。28.你们不要怕那杀害肉身,而不能杀害灵魂的;但更要害怕那能使灵魂和肉身陷于地狱中的。29.两只不是卖一个铜钱吗﹖但若没有你们天父的许可,牠们中连一只也不会掉在地上。30.就你们的头发,也都一一数过了。31.所以,你们不要害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呢!32.凡在人承认我的,我在天上的父前也必承认他;33.但谁若在人前否认我,我在我天上的父前也必否认他。
   耶稣在这段简短的经文中,三次吩咐祂的门徒不要怕,君王的使者必须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无所畏惧的勇气。
(一)第一次的命令是在廿六、廿七节,并且说到双重不惧怕的原因:
(甲)他们无所惧怕,因为隐藏的事无不显露,暗中所作的事,终究会给人知晓。这意思是说:真理终必得胜。拉丁的格言说:「真理是伟大的,真理是永恒的」。英皇詹姆士六世威胁梅尔维里(Andrew Melrille),要把他绞死或放逐。梅尔维里回答说:「你不能绞死或放逐真理。」当基督徒在受苦、牺牲,甚至为他的信仰殉难的时候,他一定要记得,真相大白的一日终必来到,逼迫者的权势,与基督徒见证的英勇事迹,终必显出它们的真实价值,各人必要得看真实的报偿。
(乙)他们无所惧怕,大胆地传讲他们所接受的信息。凡耶稣所告诉他们的,他们就必须传给别人。廿七节记载着传道人真正的功能。第一、传道人必须听,也必须在隐密之处与基督同在,在黑暗的时刻基督可能向他说话;在孤单的时候,基督可能在他耳旁低语。基督倘若未向人说话,就没有人能为基督说话。人若未曾听见真理,就不能宣扬真理,因为没有人能够述说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在宗教革命即将爆发的那些重大的日子里,柯列特(Colet)邀请伊拉斯母(Erasmus)到牛津大学,从事一项有系统的、关于梅瑟或依撒意亚的专题演讲。但伊拉斯母知道他还没有准备就绪,在回信中写道:「但我已经学会了与我自己相处,并了解我的装备是何等的不完全,既不能自称具有这项工作的学识,也没有心力去忍受那些急于保持他们自己地位的人的嫉妒。这运动所要的并不是一个生手,而是具有实际经验的将领。你也不应该因我拒绝这个地位,把我当作一个放肆的人:其实我若接受了你的邀请才是最大的放肆呢!柯列特,如果你是像普勒特斯(Plautus)所说的从一块浮石中求水,你的行动并不智慧。我若教导自己从未知晓的学问,是何等的无耻﹖我自己在颤抖中,又怎能使寒冷的人得到温暖?」
   凡要教导与传道的人,首先必须在隐密之处倾听与学习。
   第二、传道人必须说他从基督那里听到的话,即使他的话会引起人的恨恶,甚至因说话而有生命的危险,他还是非说不可。
正如丢革尼(Diogenes)曾说,人们并不喜爱真理,因为真理好像会灼伤人眼睛的光。有一次喇提美尔(Latimer)在讲道的时候,英皇亨利五世亦在场。他知道他正要说一些皇帝不惑兴趣的事。因此他在讲坛土大声地自言自语说:「喇提美尔!喇提美尔!喇提美尔要留意你所说的话!亨利皇上就在这里。」他停了一下,接着又说:「喇提美尔!喇提美尔!喇提美尔!要留意你所说的话,万王之王就在这里!」
   传信息的人虽是对人传讲,但他是在天主面前向人传讲。据说人们在埋葬诺克斯(John Knox)的时候说:「这里躺卧看一位极其敬畏天主,从来不畏惧任何人非难的人。」
   基督的见证人,就是一个不知惧怕者,因为他知道永恒的审判,会纠正时间审判的错误。基督教的传道人与教师,是虔敬聆听、勇敢说话的人,因为他知道他不论在聆听,或在说话,都是在天主的面前。
君王使者从惧怕中得释放——正直的勇敢
玛窦福音十章廿六至卅一节(续)
(二)第二个命令是在二十八节。总而言之,耶稣说的是:人所施于人的任何惩罚,都不能与对天主背信、不顺服的人最后的命运相比拟。人虽然能够杀人的身体:但天主能够定人的罪,使他的灵魂灭亡。在这里有三件我们必须注意的事:
(甲)有一种对灵魂不灭的信仰,称作:有条件的灵魂不灭信仰。这信仰认为良善的酬报,就是善人的灵魂不断上升,上升,直到他与天主的不朽祝福与福份合一;可是对于不论天主如何呼吁他,仍旧不弃邪恶归正的恶人,将要受到的刑罚,就是他的灵魂不断下沉,下沉,到最后终于被涂抹,消失,灭没,不复存在。我们不能单单凭借着一节经文,来建立一个教理,但耶稣在此所说的跟这个意思很相似。犹太人早已知道天主惩罚的可怕。
「因你掌握死之权柄,
你能领人入阴间的门,也能举人上升。
一个人虽然可以用邪恶杀人,
却不能使离开肉身的灵再回来;
也不能释放一个被囚的灵魂。」(所罗门智训十六章十三、十四节)
   在马加比(Maccabean)革命的杀戮期间,有七位殉道的兄弟彼此勉励说:「我们不要惧怕那些自认为可以杀害我们的人;因为那触犯天主命令的人,将永远承受灵魂极大的挣扎与痛苦。」(马加比四书十三章十四至十五节)
我们一定要牢记,人所强制的惩罚,永远不能与天主的惩罚与报偿相比拟。
(乙)这段经文教导我们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仍旧存留看一种所谓神圣的恐惧。
   犹太人深知对天主的这种惧怕。有一则拉比的故事,论到约曷南(Jochanan)拉比为何生病的理由。「他的门徒走进去见他,他望着他们,就开始哭泣。他的门徒对他说:『以色列的灯:得力的柱子,大龙的锤子啊!你为甚么哭泣?』他回答他们说:『我若被带往一位地上的君王面前,他今天还在,明天就要进入坟墓;他若向我发怒,他的怒气不会存到永远;他若把我下在监里,也不能将我永远监禁;他若定我死罪,死亡亦非永远。我还可以用言语取悦他,用金钱贿赂他——虽然如此,我仍要哭泣。因为现在我是在万王之王的面前,祂是活到永永远远的圣者与赐福者。祂若向我发怒,祂的怒气存到永远;祂若把我下在监里,就是永远的监禁;祂若定我死罪,就必永远死亡;我既不能用言语向祂谄媚,也不能用金钱向祂贿赂。而且,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条伊甸园的路,另一条欣嫩子谷的路,不知道我要被带到那一条路上去。我怎样可以不哭呢?』」
   并不是说犹太人的思想家忘记了还有爱,且这爱是万物中最伟大的。他们说:「爱心行为的报偿是双倍与四倍。行为发自爱心,凡有惧怕的地方就没有爱,而除了天主以外,凡有爱的地方就没有惧怕。」犹太人时常认为在人与天主的关系之中,有爱也有敬畏。「律法说到爱天主,也说敬畏天主。人的行为就是从爱与敬畏中产生的;从爱的方面,你若要恨,有爱的人就不会恨。从敬畏方面,你若要报怨,敬畏的人是不会报怨的。」但犹太人绝不会忘记——我们也绝不要忘记——天主绝对的圣洁。
   这件事对于基督徒是更为重要,我们并不是惧怕天主要惩罚我们,而是惟恐我们使祂的爱忧伤。犹太人决不会冒险使天主的爱感伤,耶稣也是如此。天主是爱,但天主也是圣洁,因为天主就是天主,在我们的心灵和思想之中,必须要有爱去响应天主的爱,也必须要有敬畏去响应天主的圣洁。
(丙)而且,这段经文还告诉我们,比死更不幸的,其中之一就是不忠心。人若有了不忠心的罪,犹若以不名誉的代价 来购买安全,生命将变为不能容忍。他不能面对人,不能面对他自己,到最后也不能面对天主。有的时候,舒适、安全、轻易的生活,会使我们付出过多的代价。
君王使者从惧怕中得释放——天主的关怀
玛窦福音十章廿六至卅一节(续)
(三)第三个不要惧怕的命令记在三十一节,它是以确知天主无微不至的看顾为根基。天主既看顾麻雀,祂必定会看顾人类。
玛窦说两只麻雀只卖一分银子,天主若不许可,没有一只会落在地上。路加记载耶稣的话,在形式上稍有不同,「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么?但在天主面前,一个也不忘记。」(路十二6)关键就是在两只麻雀卖一分银子上。(一分银子就是一个古罗马的银币的十六分之一,一个古罗马银币相当于九便士,所以一分银子为半个便士。)如果买主预备花两分银子,他得到的并不是四只麻雀,而
是五只麻雀。便宜了一只,不用另付代价。天主甚至对于这买卖中加添的一只,在人看来没有价值的麻雀,表示关心。就是那破人遗忘的麻雀,仍为天主所宝贵。
   更生动的画面是在标准修订译本中,按希腊文正确的翻译,乃是没有一只麻雀落在地下,不为天主所知道。「落」字会使我们很自然地想到「死」。但希腊文的这个字很可能是从亚兰文的歇在地上之「歇」字翻译过来的。天主并不是当麻雀落在地上死了,才注意牠;麻雀每次在地上停歇或跳跃,祂都注意。所以耶稣的论据乃是,天主若是如此关心麻雀,岂不是更关心人类。
   犹太人十分明白耶稣所说的话。天主对祂所造之物如此无微不至关心的观念,是别的民族所没有的。禅印那(Chanina)拉比曾说:「若非天主许可,没有人伤害他的手指。」另一句拉比的箴言说道:「天主高坐宝座之上,并且饲养世界,从水牛的角到虱子的蛋。」希列对于圣咏一三六篇,有一奇妙的说明。这圣咏在开始的时候,用抒情的方式,叙述天主是创造者,祂创造天地,创造日月和星辰(一至九节);接下去说天主是历史的天主,救以色列人出埃及为他们争战的天主(十一至廿四节);最后说天主是赐众生粮食的天主(廿五节)。创造世界、控制历史的天主,也是赐众生粮食的天主。供给每日的饮食之天主的作为,正如祂的创造和从埃及拯救人出来的能力一样。我们不但在创造的大能与历史伟大的事件中,看到天主的能力;也在日常生活供养人肉身需要的事上,看到天主的能力。
君王使者的勇敢,就是以这个信仰为基础:无论有甚么事情发生,都不能使他飘离天主的慈爱与关怀。他知道他的时间是在天主的手中;天主不会离开他,也不会丢弃他:他永远被天主的关心所环绕。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还怕谁呢?
君王使者的忠心与酬报
玛窦福音十章卅二至卅三节
   这里规定了基督徒生活双重的忠诚。若有人在今生忠于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在来世亦会忠实于他。人若以承认耶稣基督是他的主为荣耀,耶稣基督也以承认他为祂的仆人为荣耀。
   这是在历史上最明显的事实,如果初期教会没有宁愿面临死亡与痛苦却不愿否认基督的男女基督徒,就不会有今天的基督教会。今天的教会是建立在那些忠心不贰,虔守信仰者不变的忠诚上。
   庇推尼的总督皮里纽写信给罗马皇帝他雅努,论到他怎样对待在他省份之内的基督徒。匿名信密告某些人是基督徒。皮里纽说到他怎样给这些人有机会祈求罗马的神,给皇帝的像献上酒与乳香,以及他怎样要求这些人以咒诅基督的名为最后的试验。然后他最后说:「没有人有办法强迫真实的基督徒,使他们肯照样行。」即使罗马的官长也承认,他无法动摇真实基督徒的忠诚。
但在其他方面我们仍有否认耶稣基督的可能:
(一)我们可能在我们的话语中否认祂。都柏林(Dublin)圣三一学院举世闻名的学者马哈法(J. . Mahaffy),当有人问他是不是一位基督徒的时候,他回答说:「是的,但并不那么有战斗力。」他的意思是他愿意清楚的表示,他不会让他的基督教信仰干涉他所接触的社会,他所喜爱的娱乐。有的时候,我们实际上用了许多话对别人说明我们是教会的教友,可是我们并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因为我们不愿与众不同,我们还预备充份的享有世界上一切的乐趣;我们不希望别人为敬重我们所持有的含糊的人生原则,而有特别的困难。
   基督徒永远不能逃避与世界有分别的责任,我们的责任,不是与世界一致,而是从世界中转变过来。
(二)我们可能在我们沉默中否认祂。一位法国作家叙述把一位年轻的妻子带进一个旧式家庭的故事。这个旧式的家庭并不赞同这个婚姻,为保持礼貌并不将反对的意思诉诸实际的言语和批评。但是到后来这位年轻的妻子说:她的一生都在「不说出来的威胁」下受苦。
   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也会有说不出来的威胁之苦。在我们生命中曾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可以为基督说一些话,同邪恶提出抗议,说明某种立场,表示我们是站在那一边。在这种情形之下,保持静默比说话更容易。但这种沉默的本身就是对耶稣基督的否认。可能用胆怯的静默去否认耶稣基督的人,要比故意用言语否认基督的人多,这是真的。
(三)我们可能在我们的行为中否认祂。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就是对口头认信的一连串的否认。那忠贞于纯净福音的人,可能在各种小小的不诚实,与破坏正直荣誉的事上干犯罪恶。那曾经接受主的吩咐,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的人,可能在生活上只注意到他自己的舒适与享受。曾经服事那位以饶恕为怀的主且知道祂要我们去宽恕人的人,可能在生活中对他的同胞充满了苦毒、憎恨与报复。一个把他的眼睛专注在为爱人而死的基督身上的人所过的生活,可能缺乏基督的服务,基督的爱心,和基督的慷慨。有一则特别的祷文,是为一九四八年的兰伯特(Lambeth)会议所写的。
「全能的天主,求恩待我们不仅作听道者,也作行道者:不仅敬仰你的教义,也遵守你的教义:不仅承认你的宗教,也实行你的宗教:不仅爱慕你的福音,也活出你的福音。使我们得知你的荣耀,并接受它进入我们的内心,在我们的生活中表明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这是一则值得每一个人背诵,并不断使用的祷文。

关键词: 巴克莱《玛窦福音》 

上一篇: 吴智勋《和平纶音》不要害怕

下一篇: 林思川《台北思高》一无所惧的公开承认信仰福音

延伸阅读:

巴克莱《玛窦福音》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