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相信您知道我的感受

2017-07-02 15:44:32 | 作者:碧容若瑟 | 来源:信德网

    父亲的去世回家吊唁,对父亲的突然去世我内心有很多的遗憾:
首先是自己本是外出各地推广善终祝祷或临终关怀的,却在自己父亲去世时未能在他身边给予陪伴。其次是在父亲断气时未能在他身边提供善终的祝福,而使父亲在一群不懂临终关怀只知老传统地不断大声念经且急躁紧张的家人和亲友前离世,此种气氛让我难以释怀。再是在父亲安葬后,我又未能静下来陪伴自己的哀伤和陪伴哀伤中的家人,就立急回到修会安排的CPE紧张学习中。
    这些都是让我感到遗憾和难以释怀之处,感觉这是天主在给自己开玩笑,总觉得内心堵着一样东西很不好受,但又没时间去好好地看它和加以整理。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自己的思想不是天主的思想,自己的计划也非天主的计划”,可情感上还是不愿接受。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十年前母亲去世时,虽然我陪在她身边,可那时自己不知道如何陪伴临终的母亲,不知道如何安慰和如何给予温柔的陪伴,也因此自己才在心中暗下决心: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学习临终关怀,让自己碰触到的临终者能在爱中、在希望中、在温柔中离开现世走向天主的怀抱。所以这两三年自己一直在努力这方面的工作。本以为在父亲去世时,自己一定能好好陪伴他,让他在自己的陪伴下,平静而怀有希望地在爱中离世,可没想到天主却又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不过在我内心隐约有种感觉:这就是天主给自己的使命,祂在用我父母的去世来作我推广善终祝福/临终关怀的动力和教材,这更让我看到善终祝福/临终关怀的重要,也更激励我一定要继续这方面的工作。也许我要为此感谢主,可这为当下的我似乎有点残忍!我觉得我需要时间静下来好好陪陪我的哀伤。
    在CPE的紧张课程中,却没有时间和空间容许我去哀悼,更让我难受的是,在我强装笑脸陪伴老人院的老人们时,其中还有一老人,指着我胳膊上我为我爸爸戴的孝笼,严厉地训斥我说:“你!你!你!你还戴孝,你在这里还笑着逗老人”,他的说话让我更加难受和委屈,当时我回答说:“您以为我愿意笑呀!我不就是为了陪伴您们这些老人吗”。此老人的话更同理到我内在受委屈正在哀伤中我小孩,也提醒我要去同理和爱护一下这些内在受委的小孩。这样我才有能力健康地、同理地陪伴别人,尤其是处在哀伤中的人。

关键词: 爸!相信您知道我的感受 

上一篇: 再谈圣召(一)

下一篇: 刘哲神父晋铎十八周年纪念日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