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悼念胡贤德主教

2017-11-13 11:23:49 | 作者:张若翰 | 来源:《信德报》2017年10月15日,37期(总第741期)

    9月25日周一早弥撒前,获悉宁波教区胡贤德主教(玛窦)于凌晨逝世。据当地朋友说,胡公是在神长教友们的祷声陪伴中,平安辞世,回归父家。其实,自9月22日周末,通过社交媒体获知胡玛窦主教病危消息后,各地神长教友们都为胡公的善终祈祷。如今,辛劳了84个春秋的胡公终于跑到人生的“终点”(弟后4:7),获得善终,安息于天父怀中,得享天乡永福。
    多日来,胡公淳朴、率直、耿直的美好形象一直萦绕于我心头,难以忘怀。其人格魅力、高尚的道德风范及善表值得我等缅怀、珍惜、效法。


1985年11月21日佘山修院首批新铎,左三为胡贤德神父

忠于信仰 适应发展
    胡贤德主教为人耿直,心直口快,生活简朴,信仰虔诚,刚正不阿。生前无论是在公开场合发言表态或公开发表的文章中,还是在私下的交流、交谈中,胡公既不躲躲闪闪,也不见风使舵,总会如实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并提出中肯建议。家内外各界朋友都不必担心他会说假话或心口不一,他总是表里如一。一如被耶稣称赞和召叫的纳塔乃耳一样,在胡公内“毫无诡诈”(若1:47)可言。胡玛窦主教是属于纳塔乃耳一样的诚实、坦荡之人。
    对于多年来中国教会内存在的一些复杂棘手问题,胡公既纯朴如鸽,同时也机警如蛇(玛10:16),在不触碰双方底线或红线的前提下,他有敏锐、深刻的认识和谦虚的态度。在《金鲁贤主教改变我人生的二件事》一文中,胡玛窦主教曾以中外政教各方对自己1992年在佘山修院10周年院庆上的发言内容,并结合当前中国教会的特殊情况,他以信德的眼光指出: “…… 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既要坚持信仰原则,又要适应中国的国情,有时确实是一个难题。这种时候,我常是相信天主的眷顾,把事情托付给天主。”
    在错综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环境中,面对地方教会的困难、挑战及困境,胡贤德主教没有气馁退缩,也没有明哲保身地躲避,而是经过慎重的思考和祈祷,做出了客观、公正、深刻的分析,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一些问题的症结,实事求是地对各方道出了自己的切实感受。其勇气和率直在牧者中实在少见!他还明智地提出,既要坚守信仰原则,也要适应社会国情,在适应中求发展。
    在动乱年代,胡贤德主教虽然也和当时的许多人一样受过多年不公平的待遇,但他忍辱负重,无怨无悔地接受考验。在改革开放、宗教政策落实后,年富力强的他先后晋铎、晋牧。
    多年来,忠于信仰的胡公,明智地带领教区神长教友,顾大局、识大体、适应社会、贡献社会、发展教会,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尊重,令人敬仰。胡玛窦主教有血有肉,光明磊落,一身正气的淳朴形象永远定格在了中国天主教会的历史长河中。


早年圣诞期内,胡贤德神父和徐吉伟神父(中间穿白衣者)在一起服务


早年,贺近民教区长(中)与胡贤德神父(左一)及教友们

以身垂范 全心奉献
    无论作一名平凡的本堂司铎,还是被召选为教区牧人,胡贤德主教始终忠于自己的铎职和牧职圣召,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全心奉献,忠诚侍主,爱护羊群,呵护圣召,亲力亲为。
    宁波教区老一代的神长教友都知道,1985年胡贤德晋铎后,52岁的他重新焕发青春,全身心地开始了在基层堂区慈溪新浦堂服务当地教会及社会人群。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天主教会首批晋铎的老修道人,1992年在佘山修院十周年院庆上,胡贤德神父获金鲁贤主教的欣赏及邀请代表毕业生发言,介绍基层堂区的牧灵福传经验。
    2000年5月14日晋牧后,66岁胡贤德助理主教开始兢兢业业地配合宁波教区正权牧人贺近民主教(1917.07—2004.05.04.),服务教区。
    2004年5月8日,70高龄的胡贤德主教在接任教区正权主教以后,老当益壮,开始了人生中新的征程,为教会呕心沥血,直到生命的结束。
    在中国天主教的历史上,包括宁波、温州、南京、苏杭及上海等在内的江浙等教区属于南方教会的重镇。天主教在上海和江浙一带的开教历史悠久,传统优良,长期以来,为全国教会的福传牧灵事业的发展贡献良多。
    其中,宁波教区在胡贤德主教和金仰科副主教的领导下,神长教友团结向上,蓬勃发展,尤其近年来在牧灵福传、爱德见证、教区接班人和圣召人才培育、教区与堂区建设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成绩。教区神职班、修士修女和教友们热心侍主,全力福传,勤俭节约,慷慨奉献,形成了教区清廉向上的风气,树立了善表。
    从2013年开始,在胡贤德主教及时任金仰科副主教的带领下,教区规定:全区主教神父一律不参加教友们婚丧、庆生及节庆宴请。 
   面对世俗化的挑战,面对太多奢华宴庆邀请,虽然这样的规定为牧灵福传非常有意义,也为应接不暇的神父们及其健康来说是一种保护,然而,毕竟大家身处现代社会,尤其经济发达的江浙一带,挑战也很大。包括主教们在内的宁波神职班不但积极配合胡公的提议、要求,欣然接受,而且神长教友们也一直严格遵守,难能可贵。

      这样的严规不要说在国内教会少见,就是在普世教会层面,除了隐修团体、度奉献生活者及新兴团体之外,也很少见。当然,宁波教区坚持拒绝铺张浪费、远离奢华宴庆,既符合教宗方济各上任后身体力行和倡导的简朴精神,也符合今日政府的廉政建设规定,值得倡导及效法。


胡贤德主教在圣周四为教友们洗脚

谦虚谨慎,爱德见证

    宁波教区的神长们非常重视牧灵福传,也很重视文字福传及爱德见证,胡公有时会亲自打来电话询问,有时也会毫不客气来电纠正书报上的错误,并提出中肯建议;也有通过进德公益爱心平台传递爱心,资助有急难求助的贫困个人或家庭。
    记得有一两次参加学习活动,刚一见面,胡公马上叫住我:“等一下!有事!”老人家快步走回房间,随即取来一个纸袋,交到我手中:“这是一笔捐款,意向是为贫困求助。”显然胡公来前已经做好了准备。
    接到今年首个赈灾捐献日(圣枝主日)的呼吁函后,当日胡主教经与金仰科副主教等商议后,立即表示,宁波教区以教区名义支持3万,堂区自由捐献。
    2005年9月12日,就任宁波教区正权主教刚一年的胡牧出访河北教会,莅临信德社及进德公益,给予同事们指导和鼓励,并到沧州和邢台等地备修院寻找和邀请年轻圣召。2006年3月上旬信德同仁也曾赴宁波教区拜访胡牧,采访、学习,对胡主教有了更多的认识、了解。
    虽然荒废了20年的光阴,但胡牧一直喜欢读书和钻研学习,认真阅读书报刊物,甚至把《诵读日课》上不适宜的译文及错别字都一一标注了出来。他希望日课读经与思高圣经译文保持一致。晚年还发表数篇牧函。这种努力和认真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难忘的三位已故前辈牧者
    近期在追忆胡贤德主教并为其举祭的同时,也让笔者同时忆起了去年去世的温州教区朱维方主教和台州教区徐吉伟主教。
    最温馨的记忆是多次全国会议或活动中与几位浙江前辈牧人的相遇,前辈们的呵护、关心、鼓励及多年不断的交往交流。记得,朱公和胡公曾数次邀请晚辈一起相聚,促膝交谈,听两位前辈的教导,至今回想起来都是对晚辈的鞭策。
    2002年和2009年徐吉伟神父曾先后带领两批浙江四个教区的神父们来访河北。2002年交流中,心直口快的徐吉伟神父建议:“‘北方进德’的(地域)名称不好!我们是来自南方的捐款人,慈善机构不要冠名南方和北方,应包括所有的捐款人。”
    听了徐吉伟神父的建议,我们立即接受了其建议,决定在重新注册时更名为“进德公益基金会”,不再冠以区域之名。虽然因为属地注册登记,主管部门领导理解和同意我们不加属地名称了,但因新基金会条例的规定,暂时还难以去掉属地名称。目前只能采取使用“进德公益”简称的办法,来淡化地域名称的制约。无论如何,江浙前辈神长们的关心、支持和建议贡献永远载入了进德公益的历史。
    浙江温州、宁波、台州的三位老主教——朱维方主教(1927.12.10.—2016.09.07.)、以及胡贤德主教(1934.08.27.—2017.09.25.)和徐吉伟主教(1935.04.—2016.09.25.)一如约好了似的,都是在金秋先后蒙召辞世。胡牧和徐牧还戏剧性地都在9月25日的同一天的早晚先后离开。
    三位善牧的离世既标志着浙江教会温州、宁波和台州三个教区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改革开放以来成长起来的神职接班人从前辈手中陆续接过了牧灵福传的接力棒。
    虽然这两年浙江教会痛失三位前辈牧人,地方教会面对了困难挑战,但相信包括三位善牧在内的已故江浙一带的前辈善牧在天上一定会为地方教会及中国教会祈祷。愿地方教会神长教友继承前辈们的遗志,继续其未竟的牧灵福传大业,建设好地方教会,贡献社会,服务人群。
    三位前辈主教也永远活在地方教会广大神长教友及各地朋友们的心中。

关键词: 胡贤德主教 悼念 信仰 

上一篇: 邢台:追念具有传奇色彩的王寒松神父

下一篇: 胡贤德主教的遗嘱

延伸阅读:

胡贤德主教的遗嘱

宁波:深切悼念宁波胡贤德主教

宁波:宁波教区玛窦•胡贤德主教安息主怀

瑞典和埃及先後发生袭击事件,教宗恳求上主使人心改过迁善

阿古斯托尼枢机安息主怀,教宗悼念这位真诚且勤奋的圣座合作者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