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简体中文

一人跟随,全家蒙福

——访潘长清阿姨

2018-09-14 14:07:32 | 作者:阮丽莎 | 来源:《信德报》2018年8月20日,30期(总第780期)

    编者按:一位在异乡打拼的妇女,接受了基督的福音和经历了主恩宠的眷顾后,为主作了美好见证,她爱主和福传的经历,给我们普通教友很多的启发。信德报通讯员对她进行了采访。

    阮丽莎: 潘阿姨(潘长清,以下称“潘”),最近几年,听说您的灵性生命获得了极大改变。请分享一下曾经的您是怎样的?
    潘:我今年55岁,50岁时才真正认识了信仰。28岁那年,在教会朋友的引导下,我认识了天主,并接受了洗礼,但当时并没有真正地了解,也没有生命的改变,更不懂得交托和信赖,领洗对于我来说,只是接受了一个神印而已。为给两个儿子成家立业买房子,我一直忙于自己的小超市,挣钱占据了生命中的首要位置。忙完生意就和朋友们聚在一起打麻将,且开了半年的麻将馆。教会的姊妹们时常督促我去参加宗教活动、读经和祈祷,但我总是放不下自己的生意,怕误了挣钱,每次都以没有时间为借口。信仰的热情一直没有被点燃。

    阮丽莎:您是如何真正皈依基督的?
    潘: 很奇妙,感谢主!有一次,“烟草稽查队”来我超市查假烟,发现我没有烟草证,就收走了一部分烟,并开了一张罚单。当我下午去找他们要烟时,他们说必须要回罚单,把罚款交上,才能把烟还给我。但是,上午八点钟,罚单就被我不当回事地扔到了大街上,当时已经过去了七八个小时,且刮着五六级的风。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回去翻来覆去地找,却没有结果,心想:这下完了,要损失一大笔钱了,白忙乎了。这时,旁边有个卖水果的大姐问:“大风天的,你找啥呢?”我如实相告。那个卖水果的大姐笑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找到啊?”她看到我胸前戴着十字架,出于好奇便问了起来,得知我信仰基督后,更是嘲笑道:“你信的天主那么好,怎么不让大风把你的票据刮回来?”话音刚落,突然刮过一阵强风,我们赶紧用胳膊挡住双眼,睁开眼后,我看到自己的脚踩着一张纸。突然,我有着一种强烈的预感,我连忙捡起来,“中国烟草局”几个字映入眼帘,此时,我激动地竟说不出话来。太奇妙了,真是感谢主!卖水果的大姐亲眼看见了奇迹的发生,感叹道:“你信的是真主,我也要跟你信!”这一幕令我终生难忘,我深切体验到了耶稣才是掌管一切的主。
    圣神光照了我,翻转了我的生命,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罪恶的过去是何等污秽,是多么伤主圣心,我亏欠主恩太多太多。从那一天起,我开始念玫瑰经、读圣经、专心祈祷、传扬福音,努力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教友。至今已有五年时间我没有看过电视,因为曾经为了金钱、俗事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经验到天主后,想多些时间读经、祈祷来亲近主。主真的很爱我,一直在借着不同的人事引导我归向他,并为他做工。

    阮丽莎:听说您走到哪里就把福音传到哪里,用您与主相遇的经验,感召了很多人,是这样吗?
    潘: 是的,我看到那么多人不认识耶稣,每天忙着虚幻易逝的世俗,就很想分享给他们主是多么好。所以,只要和我有接触的人,我都向他们福传,告诉他们主在我身上的奇妙作为,很多人大受感动,加入了教会。我知道,这是主在借着我的口工作。至今,已有100多人领洗进教。但我真觉得还不够,因为还有更多的人没有认识耶稣,甚至从来没有听过耶稣。我们有幸认识了信仰,信从了耶稣,也应该将福音的喜讯传给他人,使所有的人都能分享救恩的果实。

    阮丽莎:对陌生人福传时,您不怕被拒绝或嘲笑吗?
    潘:不瞒你说,我是个非常胆小的人,特别害怕在人前讲话,以前每次参与弥撒或聚会我都是悄悄地躲在角落里,害怕让我发言。可是自从我经验了主,我不再害怕,有一种力量催迫着我去开口讲话。同时,我皈依后不久,天主又医治了我多年久治不愈的淋尿疾病,虽不是什么大事,却很影响生活。主为了让我更好地传播福音,并坚固我的信德,所以在我没有为此祈祷的情况下,就治愈了我,并赐我智慧,做他福传的工具。每次给别人讲完后,对方感慨真好,可我已经全然忘记自己所讲的,或者只记得只言片语。我深知这是圣神借我的口在宣讲他智慧的言语,引导他人归向主。主知道我们每个人的需要,他为我们都有特殊的计划和安排,我们只要随从他的旨意就好。


潘长清(左一)与朋友

    阮丽莎:听说您经验到主后,您的家人也蒙主恩宠,相继加入教会,尤其是在您父亲身上,发生了很多奇事,是这样吗?
    潘: 是的,我老家是河南信阳的一个村庄,以前这里是教友白点村,目前有我们一家天主教和几家基督新教的,没有教堂和神父,信仰讯息很匮乏。起初,无论我怎样说天主的好,父亲总是坚决反对,家里只有我和母亲是教友。直到2008年,父亲被查出肝硬化、肝腹水晚期,医院已经判了死刑,弟弟们很是痛心,觉得还没有尽孝,父亲就要走了,从内心不能接纳这个现实。当时我在张家口宣化,弟弟们在医院照顾父亲。要我赶快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回家的前一天我一直在祈祷:“主啊!你是可以让瞎子看见,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的主,如果能让我父亲活过来,我就让全家都信主。当时我祈祷完,赶忙给大弟弟电话:“你快问问父亲,他愿不愿相信天主?”弟弟随即问了父亲,曾经坚决反对的父亲,甚至还骂过我对他福传,没想到,这次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我信,我信!”
    后来,我赶忙联络当地的一位教友,让她请了神父给病危的父亲授洗、傅油并终傅。办好一切后,神父说父亲状况不好,最好提前安排后世。我说他领洗了,灵魂得救了,我就放心了。”
    到家后,我对弟弟们说:“如果天主在父亲身上显奇迹,你们哥四个都要信仰耶稣。”“只要父亲真的起死回生,我们就都信天主。”四人齐声回答。话虽如此,但大家都在悄悄地准备后事。而我则充满信心地带领家人晚上静静地跪在主前祈祷:求主可怜父亲,医治他。朦胧中,奄奄一息的父亲看见一位穿白衣的医生用手轻柔地抚摸了他的额头和胸口,对他说:“你好了!”顿时父亲一身轻松,感觉自己又重新恢复了力量,坐了起来,召唤母亲说:“你过来,我好了!”母亲以为父亲是病人死前的回光返照。但是,自那之后,父亲开始吃东西了,一天比一天吃得多,慢慢地也可以活动了,可以到院子里晒太阳了,就这样父亲的重病完全被天主治愈了。
    后来,父亲看到耶稣的圣像说:“那位抚摸我额头和胸口的医生就是圣像上的这一位。”我们才知道是耶稣亲自医治了他。


潘长清的父亲

    我的四个弟弟,由于亲眼见证了天主在我父亲身上的奇妙作为,随即兑现诺言,经过对信仰的了解和认识,一段时间之后全都领洗加入了教会。

    阮丽莎:您的父亲被主医治后,有哪些改变?
    潘:父亲由于亲身经验到了主的爱和医治,他的心中充满了感恩与喜乐。自此,每逢主日天,他就带着母亲穿过很深的泥沟,去离家很远的教堂参与弥撒,并在教堂教大家唱歌(父亲极富音乐天赋)。而且除了主日,每天都会在家与母亲一起热心祈祷,遇事完全信靠耶稣,并以信仰的眼光看待人事。

    阮丽莎:您的父亲在生命末刻时是怎样的状态?
    潘: 父亲奇迹般痊愈之后,又健康生活了八年。2015年,父亲查出脊柱血管瘤,压迫神经,医生说这种病人很痛苦,不能进食,不能言语,最后不是被病痛折磨死,而是被饿死。但是,天主怜爱父亲,没有让他太痛苦,虽然病重,但依然能吃喝,只是生命的最后不能言语了。
    父亲在生病期间,圣母几次显现给他。第一次,他看到一匹雪白的骏马。第二次,看见圣母妈妈在旭日的光辉中对他笑,是那样的慈祥温柔,约有十几分钟。
    人的临终末刻,是天主和魔鬼争夺灵魂的时刻。父亲在生命末刻,魔鬼诱惑也相当厉害,甚至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拽掉,有时他会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魔鬼拽掉了。”我说:“爸!胳膊在呢!你摸摸看,在呢!”当时我深切体会到了魔鬼对父亲的猛烈攻击。我就在旁边为他祈祷,寸步不离。只要我在,魔鬼似乎就不那么猖獗。有时,魔鬼会附在爸爸身上,父亲的眼神变得好凶,吓得弟弟们赶紧叫醒累得睡着的我,“姐,魔鬼又来了。你快看看!”我赶忙从床上爬起来,魔鬼用父亲的口说:“就你厉害。”“我不算什么,耶稣最厉害。”我回答。于是我洒圣水并念经祈祷,父亲才慢慢恢复意识。最后,父亲由于疾病不能言语。
    一天,父亲突然睁大眼睛喜悦地凝望窗户,我说:“父亲你看到天使了?”
    父亲摇头。
    “圣若瑟?”
    摇头。
    “圣母妈妈?”
    父亲点头。随后,安详地闭上了双眼。是圣母妈妈亲自接走了他。我们在场的人都大受感动。

    阮丽莎: 阿姨,你是如何与天主保持关系?又是如何兼顾家庭和福传的?
    潘:我目前在家需要照顾刚刚几个月的孙子,儿子儿媳都上班。感谢天主,孩子很乖,我可以抱着他听道理、看圣经、唱圣歌。每天早晚我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祈祷。我特别渴望全职传道,但是由于家庭需要,我只能偶尔出去看望病人,福传讲道。目前也在网上进行见证分享,传播福音,与教内教外的朋友们进行信仰交流。

    阮丽莎:现在您的全家都领洗了吗?
    潘:我的两个儿子分别在成年后领洗,虽然加入了教会,但是比较冷淡。两个儿媳妇和丈夫还没有信教,但都潜移默化地被我感染,处于考验期。我期待,有一天在天主恩宠的助佑下,他们都能加入教会,成为天主的儿女。我一直在为他们祈祷,也邀请主内的弟兄姐妹们为他们祈祷!

    阮丽莎:感谢天主在潘阿姨身上的诸多恩宠,也感谢阿姨给我们带来如此真实而精彩的信仰见证。希望我们都能从中获益。

关键词: 福传 基督徒 


上一篇: 已经是本栏目第一条信息

下一篇: 张小鸥分享福传路上的酸甜苦辣


延伸阅读:

西来孔子——艾儒略

教宗会晤西西里岛的信友:以新福传对抗社会的伤疤

兰州教区陈官营堂口爱的感人事迹

张小鸥分享福传路上的酸甜苦辣

河北:“仁爱福传德兰善会”街头巷尾的环保与服务感动教内外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