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刘澎:中国人在宗教问题上极其幼稚


2015-10-17 14:10:34

公立教育中,如何贯彻教育和宗教相分离?

    这是从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就引入的一个大问题,是跟政教分离概念的同时出现的。教育和国家相分离背后的意思是什么?是对过去中世纪宗教要控制世俗教育、要控制一切的一种修正,一种反抗。


    那么把宗教从公立教育中分出去,不是说要批判宗教,它这里头的界限在哪呢?如果在公立教育中推行宗教教育,势必回到国教时代。纳税人的钱是不是可以用来宣传某种宗教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既然不可以,在其他的方面政教分离,不能让任何宗教用国库里的钱来维持它自己存在,那么在教育中也应该是如此。


    但是我们在理解这些问题的时候,没有理解这个问题的本质,我们是从字眼上理解,就把宗教这两个字看成我们应该回避的。这样导致中国人从小学读到大学,读到博士,满腹经纶,什么都知道,在宗教问题上却极其幼稚,甚至一无所知。


    很多受过高等教育,拿到博士学位的人,对宗教的基本知识不知道,只知道一句“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鸦片”,除了这些别的不知道。前几年在中国宗教协会开年会的时候我讲,应该考虑一个问题,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


    让宗教进入通识教育和我刚才讲的两个问题不是一回事,什么意思?我们不管对宗教持什么态度,我们必须得承认宗教是一个客观存在,我们不能因为不喜欢宗教,不相信宗教,就以为宗教不存在。宗教哪都存在,是我们不承认宗教,不相信宗教,这完全是教育的缺失。


    那么宗教进入通识教育以后,应该让学生知道,世界上一是有宗教,二是宗教都有哪些表现形式,是什么样的宗教,基本大概知道。说句老实话,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对什么是基督教,什么是天主教都分不清。我可以这样说。因为很多人不知道,我经常想,这个问题都不知道,出去要跟人打交道,要出大问题。


    所以我们在立法的时候,应该考虑到一点,不要让中国的学生变成营养不良,世界上的事情万万千,有一个学科,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我们否认它,批判它。你批判它可以,但是它是什么都没搞清楚,我们只知道它是妖魔,它是坏蛋,除了这些以外,再也不知道第二个,这个很严重,很不好。


    所以宗教立法中,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让宗教作为一种学科,或者作为一个知识进入通识教育。


    而目前社会上有一种说法,有些左派提出来,要把宗教教育或者说宗教研究机构、研究宗教的学者从高等院校赶出去,甚至有人说,中国的宗教这么多,就是因为有人搞宗教教育,在科学研究机构,在高等院校中说宗教。
   
    这些人完全是无视事实,中国宗教的发展,是因为中国社会结构发生变化,中国老百姓的需要,而不是有些学者在那研究宗教搞成的,这些人都不是传教的,但是他们这些说法,吓唬了某些决策人,领导人一看,我们高等院校中出现了宗教,这个东西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


    如果真要是改变的话,那中国宗教问题将会更严重,因为生命之树常青,事实上的宗教信仰者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


    很奇怪,搞高等教育的人,学科设置的人在教育的整体思考中,门类安排中,居然可以假装忽略宗教,让宗教退出通识教育,或者根本不存在,完全是无视教育本身的规律,不反映实际。


    因而,我觉得在政教分离,宗教和国家相分离的前提下,并不应该排斥、封锁对宗教作为一门学科,作为一个知识的介绍。


    在美国有介绍进化论,也有介绍神创论的,并不会因为有介绍神创论,大家都变成信徒。不会的,就是一种主张,一种学说。这跟站在神学立场上讲“我信仰神是真神”不一样,跟这个完全不是一个意思。我们讲的是宗教,不是神学。


    我本身是学宗教的,我这个宗教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的,您不能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是神学机构吧?


怎么看待宗教在社会中的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对这个有明确的表述,胡锦涛前总书记也有明确的表述,并且以党的决议的形式说的,就是要发挥宗教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积极作用。这个已经列为十七大报告,十八大报告两次重申了这个。既然如此,我们还怀疑什么呢?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能够落实这句话,让它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说它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应发挥还是不应该发挥。这个问题我想是清楚的。


    具体到立法中,我们应该考虑,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边界,应该在什么地方,它是不是可以作为我们传统意义上负面的社会因素。如果对这个问题不做一个彻底梳理的话,我们就会头脑里头充满对宗教的恐惧,对宗教的妖魔化就不能得到纠正,这个东西不能得到纠正,就会进一步影响到信仰宗教公民的权利的保证,宗教自由就无法完全落实。


    最后对于宗教立法,我的看法是,一是信仰自由,二是政教分离,三是宗教法治,我们把规则定清楚。什么是宗教?这个宗教学家自己去研究,去辩论,信仰宗教的人,自有它的解释。


    从国家来说,不拿国家财政的钱补贴宗教,不使宗教具有特别的政治上超越的地位,严格在国家政权中实行政教分离,在教育中不受任何宗教的支配,这就可以了。


    但是如果你要是把这些东西反过来,再往前走,因为我要搞政教分离,所以我要从一切领域里,把宗教驱除出去。但是你要知道,用无神论,或者说一元化的一种意识形态,格式化全部人的信仰,这做不到,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现在也不须要再去做这样的实验了。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